中國文化中值得自豪的部分

我並不是一個種族主義者,所以我不對自己的血統有疑慮,可是我對自己的文化有過自卑感。我曾認為中國文化是垃圾,在中國長大意味著被垃圾熏陶著長大,起點比別的國家出生的人低,即使移民也改變不了逝去的時光浪費在垃圾文化中了。現在,我的想法已經改變了。

善張網者引其綱,對於文化這個巨大而復雜的概念,我就不面面俱到的考慮了,而是找它的綱。與文化最糾纏不清的領域是經濟和政治,其中經濟已經不是中國文化的掣肘,不管是認為中國經濟發展勢頭良好,還是認為中國經濟沒有後勁,至少現階段中國的經濟沒有給中國的文化拖後腿。如此,只剩政治,就只考慮文化和政治交叉的部分好了。


傳統文化

對於傳統與現代過渡平滑的國家來說,他們的傳統已經在往現代發展的過程中,進化為經典。傳統文化是糟粕與精華的混合體,剔除糟粕對於個人來說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對於全體國民來說也不是短期可以完成的。全體國民慢慢剔,是個誤差最小的辦法,只能說是誤差最小,因為有些部分是糟粕和精華融為一體無法切割的。不管是剔得太狠,浪費了一些精華,還是下手太輕殘留了一些糟粕,總之,先人的創造+後人的品味,眾多的參與者與漫長的時光,使其比起未經淘洗的新生文化,精華濃度更高,這正是經典的魅力之一。

對於傳統與現代割裂的國家來說,中途拾起很難解決傳統與現代的衝突。中國正是這種國家。中國的傳統文化,自從漢代罷黜百家,就以儒家為核心了,我就只考慮儒家好了。中國政府曾經毀滅儒家文化,近些年卻復興儒家文化,在世界各國廣辦孔子學院,引起很大爭議。爭議主要集中在,中國政府復興的儒家文化不是真正的儒家文化,只是從儒家中取出適合維護自己統治的部分,例如君讓臣死,臣不得不死之類的。反對者用儒家文化中的“君不君,則臣不臣”來反駁。

我認為儒家文化很難定義,孔子的理論是一回事,歷代古人那些夾帶了私貨的解讀是另一回事。復興哪朝哪代哪些大儒的儒家,才是複興真正的儒家呢?全都復興麼?他們的理論是互相衝突的。挑挑揀揀的複興麼?有什麼理由說,一部分人的儒家是正統,另一部分人的儒家就不是儒家呢?

文化是活的,它向前發展時,問題一步步的解決。可是把它一刀切砍死,再复活,問題就一股腦撲面而來。不過,即使這樣,依然有復活的可能。歷史上有成功的案例,歐洲文藝復興時,很多典籍在本國已經失傳,只好從阿拉伯文明中保留的歐洲典籍,重新翻譯回來。中國與歐洲文藝復興相比,面對的語言困難小得多,可惜中國的政治阻力太狠了。從傳統中挑揀適合自己的,這本身沒有錯,錯在禁止別人挑揀,只以共黨的挑揀為正統。我不相信一個黨派的價值觀能代表全體國民的價值觀,所以我認為中國傳統文化在中國已經沒有復活和進化為經典的可能了,中共衹是在製造斷章取義的僞傳統文化,或者説古文版中共文化。這並不是說華人的經典文化已死,它還活在中國之外的華人中,只能說在共黨掌握了話語權的中國,已死,所以不能再稱呼爲中國文化,而是華人文化。

雖然死了很可惜,好在評價一個國家的文化,並不僅僅只看傳統這一個方面。


現代文化

年輕的國家沒有歷史包袱,文化可能更具活力,美國、澳洲都是成功例子。也可能沒有活力,例如非洲某些國家。中國文化算是哪一邊?兩邊都是!

由於中國政府嚴厲的管控言論,只允許發出一種聲音,所以可以說中國文化沒有活力。可是,在這嚴厲的管控下,有一部分人堅持發出自己的聲音,有的人冒著被捕的風險甚至已經被捕,有的人以保命為前提翻牆或者流亡他國再發聲。這些人創造的文化也是中國文化的一部分,所以說中國文化有一部分流派是有活力的。

這種活力非同一般。中共混淆黨派和政府的概念,也混淆政府和國家的概念,宣揚:中共=政府=國家。中共還屏蔽一切反對聲,因此大家生來就是瞎子聾子,周圍也是瞎子聾子,在這樣的環境中,竟然有人能察覺到自己被蒙蔽,主動尋求答案,這種文化奇跡不輸于猶太人復活死語言的成就。
民主國家不少學校培養學生質疑的能力,可是依然有不少接受瞭如此良好教育的人有盲從的習慣。與之對比,專制國家的國民竟然自發的萌生出質疑的能力,這難道不值得自豪嗎?

共黨的專製文化是中國文化的一部分,揭開共黨之謎的作品也是中國文化的一部分,它們共同構成了比偵探小說還要有趣的文化。我為自己有這樣的經驗而自豪,就像偵探迷為自己的偵探小說閱讀量而自豪。這或許是一部分中國人更換國籍後,不再是中國人卻還談論中國的原因之一吧。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