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和無腦黑解決不了問題

圖片作者見左下

出去逛逛,能見到很讚的圖,如上。也能見到羅輯錯誤的圖,如下
圖片來源見右下LOGO

這張圖明顯的思維誤區是,拿不同種類的人來比較,拿日本的好人和中國的一部分垃圾對比。中國好人的例子很容易找到,網上一搜一大堆,為何不拿來比?如下圖,我隨手搜2張
圖片來源見右下水印

圖片來源blcu.edu.cn


每個國家都有人,也都有垃圾,為什麼不能人與人比較,垃圾和垃圾比較呢?

討厭一部分人,所以整個國的一切都不好,這種非黑即白的思路,和那些討厭的人有什麼區別?

還有些無腦黑,是無所謂黑白的事情也要說成黑的,如下圖

(這幅圖,我找不到來源,有些甚至一張圖好幾個水印,不知道哪個是作者的印,哪個是轉載者的印。)

越來越簡化,越來越抽象,本來就是文字發展的趨勢。因為討厭某個團體,就硬說這個團體做的一切都是黑的。這個世界上有純黑的團體嗎?連德國納粹都做過利民的好事呢,否則怎麼騙到民眾的支持的。

正體和簡化,本來就是各有各的好處,說不清楚利弊的事兒,這種事情也要扯上品德,太扯了。

古希臘有哲人,我們也有,不喜歡孔子,咱們還有管子等一大堆意見相左的先賢。咱們落後過,人家歐洲也有黑暗中世紀。咱們手裡一堆好牌打壞了,穆斯林手裡有過的好牌不見得比咱們少,僅僅看看《鸚鵡定理》這樣淺顯普及數學史的書都能見到他們過去的輝煌。

誰沒有闊過?誰沒有落魄過?太普通的事兒,何必失去平常心,一部分的厭惡,擴大成整體的仇恨。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