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之外(上)

我是一個電影外行,不會像內行那樣,一部電影看一百遍,一遍只看光和影,一遍只看配樂,一遍只看...
我喜歡一部電影,有時並不是因為它本身的拍攝技術,而是孕育它的文化,那些電影之外的東西。

拿《斯巴達300勇士》來說,下面是電影截圖




國家被侵略,操蛋的法律卻不許出兵,有時民主就是這麼噁心人,可是我為什麼這麼喜歡呢?因為國王的權利被限制著。如果為了更有效率的抵禦侵略,而允許國王集中權力,公民雖然避免了當外國人的奴隸,可是卻成了國王的奴隸,當誰的奴隸不是奴隸呢?這就是我看到民主如此操蛋,依然喜歡民主的原因,或許它會錯,或許它沒有效率,但最關鍵的是,我是公民,不是人民。

歷史上的斯巴達比電影中更民主,甚至為了避免集權,而實行雙國王制。出征時,一個國王率領,另一位留守國內。





沒有為了國家這種,我理解不了的太大概念,就是為了我的土地,我的家人,我的自由。






我喜歡這種務實,談好處。

國產電影則總是見到,各種毫無道理的崇高,莫名其妙的捨棄小我,心懷萬民。我覺得,國產價值觀,像是被道德綁架後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怪不得常見鍵盤俠,理直氣壯的用道德綁架別人。自己被綁架習慣了,然後十分順手的去綁架別人,這樣的民眾若是實現了民主,會不會變成暴民的統治?












王后僅僅為了國王而奔走嗎?如果我只看了這部電影,會讚歎愛情真偉大。不過,我曾經看過BBC出品的《糟糕歷史》(Horrible Histories)。有一集用一個有趣的表演對比希臘各個城邦生活方式的不同,一對演斯巴達夫婦,一對演雅典夫婦,兩對夫妻交換住處一個禮拜。那些細節,我記不太清了,只記得雅典的生活更加舒適,於是到了約定的一個禮拜,斯巴達夫婦耍賴,提出投票決定是否換回住處。規則是,我們按我們的法律,你們按你們的法律,結果斯巴達2:1獲勝,因為斯巴達女人有投票權,雅典女人沒有。

以我,一個歷史外行都知道的常識來看,這部電影以及續集中,只有斯巴達女人和男人一起忙戰爭,不見雅典等其他城邦女人的身影,很合理。

在我的價值觀中,有權力,才應該有責任感。無權力的責任感,只是被賣了,還認真替別人數錢。所以,我看電影時,看到那些有權力的女人,不用和本國男人比,只要比敵國的女人權利多多,我就覺得忙得值。而國產電影,大家都知道中國古代女人僅僅是一件物品,看到她們在屏幕裡勞心勞力發揮主人翁精神,我直接叉掉不看。

Carol原創,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