構建自己的世界地圖

一個朋友有3個碩士學位,還沒有耽誤工作。見賢思齊,我向她請教。她就回答我一句話:高度到了,自然不是問題。

那時,我剛認識她,覺得大概是交淺言深吧,以後關係近了,再請教。現在,我不打算問了,雖然我沒達到那樣的高度,可是我完全認同她的觀點。


前陣子有個朋友在群裡說,有個年紀小的朋友在外留學,由於周圍同學全都買奢侈品,自己買不起,無法融入... 巴拉巴拉一系列問題,問大家有什麼辦法幫助這個小朋友。我就又想起“高度到了,自然不是問題。”這個答案,但是我不准備說,這種答案不是每個人都能理解的。

有時,A問題之所以是問題,並不是因為A問題本身。就像一個人拿著一個城市的地圖來問路,請你給在圖上畫出路線,到另一個城市某一處怎麼走。這工作量大了,因為他的地圖不全,咱無法畫個路線就OK,還得給畫出缺失的地圖。當一人地圖就那麼點兒大,換句話說,心就那麼點兒大,咱實在是無法三言兩語給解決。

對一件事情的看法,是受整個世界觀影響的。每個人對世界,都有自己的心靈地圖。這幅地圖必須親自動手,別人能幫的,僅僅是把自己的地圖露出一部分,允許其借鑒。至於人家是否有借鑒的意願,借鑒後畫得是否面目全非,那就不一定了。

觀點並不取決於點,而是被面所決定。心靈的世界地圖相差太大的人,無法認同對方的觀點。當我說出一個觀點時,其實對持有相反觀點的人一點用都沒有。當我反對一個觀點時,我無意說服任何人,僅僅只是在聚攏持有相同觀點的人,然後同類一起把這個觀點構建得更全面,更堅固。

Carol原創,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