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之外

一口氣讀完《來生不做中國人》。
對於內容,我沒有什麼值得分享的評價。鍾先生為了批評中國文化,而閱讀海量古書。我對中國文化毫無興趣,對於我來說,為了知道批評的真假,而去耗費生命了解不喜歡的東西,不值。就像是,醫生無論多厭惡病症,也得去觀察病人,而我不是醫生。我看這本書,只是為了檢修自身,是否不知不覺帶著自己厭惡的東西。對於內容,我就一句評價:看這本書的確滿足了我的需求。
我主要想談談內容之外的感受。

1、書名
我不喜歡“來生”這個詞,國籍是可以換的,為什麼不是今生?當我看到英文版書名I don’t want to be chinese again,才明白了為什麼用“來生”而不是“今生”。
英語裡,根本沒有區分“華人”和“中國人”。 “華人”與“中國人”的概念只存在於華人世界。
血統是無法改變的,而且我也不認為任何血統高於或低於別的血統,我對自己的血統既沒有驕傲也沒有自卑,沒有必要否認。
國籍是可以換的,我不喜歡這個國的文化,我可以移民。所以,我喜歡自稱華人,而不是中國人。可是,我如何向不懂華語的英語使用者們解釋chinese和the people of China的區別?他們只會以為我英文沒用熟練,好心的告訴我the people of China=chinese。
或許,今生無法擺脫chinese這個標籤了。於是,我開始考慮如何用好這個標籤,趨利避害。

2、出版
這本書有爭議之處,就在於並沒有停留在批評朝廷的層面,而是深入思考,什麼樣的文化造成了這樣的現實。而文化,是個打擊面超級大的概念。
作者的觀點是對是錯,大家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我厭惡這文化,並不是因為書中的觀點,而是這本書的遭遇——被禁。任何文化都有糟糕的部分,可是有種文化,喪失了新陳代謝的能力(我認為,言論自由算是新陳代謝能力之一),我不看好這種文化的未來。
我不為這本書描述的缺點而羞愧,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再不濟也應該考慮一下這個原則“我不贊成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我為這本書被禁止在某個國出版而羞愧,而希望脫離這種文化,脫離這類價值觀。於是,我在FB寫了這麼一段話:
So few people in China are truly able to think , able to see beyond the pabulum whipped up by the government.
We looked like the innocent party,victims of the government.
But,
which comes first,the chicken or the egg?
which comes first,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or "the people of China"?
Wilhelm Reich's earlier point should not be missed: the character of the governed determines the structure of the state. Put differently, what people think determines how they are governed.
(The Mass Psychology of Fascism,1933)
Brought up and educated in chinese culture, I'm trying to think my way out of that system.
這段話是給不懂華語的人看的,語焉不詳。我在想辦法擺脫chinese的陰影,不想被有成見的歸類為某一個類型。但我也不喜歡對外人說華人具體缺點,我們自己人之間互相黑可以促進新陳代謝,跟外人討論有什麼益處呢?所以,我沒有說自己這段話是讀了鍾先生的書之後的感慨。我不喜歡鍾先生出版了英文版,我認為批評華人文化的書,只需要有華語版本即可。我能理解“脫祖宗的褲子”,可是我認為只應該給自己人看,無法理解“給外人看”。我不喜歡,所以我不用英語提及此書,只用華語提及,但是我誓死捍衛他的出版自由,任何語言的出版自由。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