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遠事件讓我回憶起正當防衛經驗

泡妞時秀冷兵器收藏,竟然勾起妹紙對“招遠事件”這個去年新聞的回憶,被央求幫忙想想,有哪些合法的防身工具。我經歷過類似的事情,但沒有因此養成隨身攜帶專門防身工具的習慣,帶的是不專門防身工具。

相似之處

1、地點

我是走在鬧市步行街被襲擊,招遠事件是發生在麥當勞。相同之處是,這都是大家心目中安全的地方,周圍都是人,不是荒郊野嶺。一般談起防身,大家共識是,首先不要置身於危險的地方。招遠事件這種事情可怕之處首先就是,沒有發生在危險的地方。


2、避無可避

對於防身,共識是,除了不置身危險的地方,還要盡力不發生正面衝突,比如語言穩住、威懾、逃跑等,核心思想是避,而不是戰。

有人說,招遠事件中,如果受害人見到六個人靠近,趕緊避開就沒事了。我腦中沙盤了一下那種情形,不可行。麥當勞作為快餐店,座椅都是公用的,坐在麥當勞,身邊坐下一幫陌生人是正常的事兒,若是有陌生人接近都避開,不用待了。大家因此養成躲瘟疫一樣離陌生人遠遠的習慣,日常生活會神經兮兮的。怕被騙,於是有人想出打手語冒充啞巴,來避開和陌生人說話。現在又有了升級版,怕被殺,遠離陌生人。

還有人說,招遠事件中,受害人若是順從對方,給了手機號,就不會發生後來的毆打。我看到後續報導,行凶者是信邪教的,認為即使給了電話號碼,也難說後來會發生什麼,有些人是無法以常理推測的。

我的經歷相同之處,我遇到暴力傾向精神病患者一名。

同類的事,我聽朋友講過,發生在一個熟人身上,他從飯店包間走出來,去洗手間的路上在走廊被捅了一刀。行凶者是陌生人,剛吸了有致幻效果的毒品。

這類事,完全是概率事件,可以說誰遇到誰倒霉,而不是處置得當可以避免的事兒。


3、圍觀群眾

很多鍵盤俠指責圍觀群眾冷血,可是設身處地想一想,若是您不擅武,見義勇為就是又多了一個受害者,甚至可能多了一個死者;若是您擅武,打傷了行凶者,事後被判定見義勇為還是參與打架鬥毆甚至判刑就難說了。我是不相信什麼國民冷血熱血,我認為只是製度塑造人。

正當防衛以不超過必要限度為前提,判斷是否屬於必要限度對司法人員來說都很困難,更何況普通大眾了。捫心自問,如果咱在現場圍觀,施暴者沒有拿凶器,咱敢判斷當時的情形屬於能夠行使無限防衛權的場合嗎?後續發展,從毆打轉到殺人只在瞬間,根本來不及阻止。

還有人說圍觀群眾不夠機智,沒人去關燈。問題是,想出這個主意的人考慮著,行凶者可能因為突然黑暗而停止施暴,拖延了時間等警方,或許受害人就能保命。可是,也可能行凶者因此更加瘋狂,讓受害者死更快呢?

我遇到的事兒,走街上被精神病襲擊,圍觀群眾倒是很機智,一起高喊“警察來了”。效果卻是,行凶者一點都沒停手,反而我這受害者怕被判斷為防衛過當,趕緊收手被踢了一腳。

我認為,這種事情圍觀群眾能做的也就是報警了。行凶者既然被圍觀著還能肆無忌憚,不是一般群眾能阻撓得了的。


4、出警時間

公安機關規定,城區5分鐘以內、城鄉結合部15分鐘以內、農村地區以最快速度趕到報警現場。

招遠事件,下班高峰期的情況下,警方4分鐘到達現場,完全是符合規定的。

我遇到的事兒,圍觀者說,警方不到一分鐘就到了。其實不能那麼算,患者奔出家門時,他的家人就報警了。

這種事,得往最大限度來預計警方到達時間。 5分鐘能發生多少事情呢?

招遠事件中,看錄像雖然圍毆發生好幾分鐘,但是其中致死的重手40秒左右。我遇到的事,警方到達時,行凶者已經一身血躺地上了,幸好二十多名圍觀者主動說明,躺著才是行凶者。

電影裡,經常是塵埃落定之後,警方去掃尾。事實可能,的確就是這樣。這是目前的交通技術問題,尚不以人的願望為轉移。



不同之處

招遠事件的受害者死亡了。我身上唯一的傷,拳峰幾道蚊子腿差不多細的紅色划痕,可能是打對方時被金屬拉鍊神馬的劃的,第二天就看不出來了。差別這麼大,我認為純是概率。

1、招遠事件是6名行凶者,我幸運的只遇到1個;

2、雖然我業餘愛好練了一點散打,但其實沒啥用。遇襲之​​前,我已經數年沒練散打了,覺得用不著,不如練練芭蕾形體實際。格鬥相關的肌肉,已經新陳代謝得和普通人一樣了。比如腰部兩側的肌肉,關係到扭轉的力量,影響擺拳、鞭腿一類動作的力度。但是,這兩側的肌肉比腹肌容易生長,腹肌的生長空間很小,普通人也就是一本雜誌厚,經常練無非是稍厚的雜誌,腰側則不同,稍微練練腰圍就粗了。
圖片來自硬派健身

格鬥體型和大眾審美相去甚遠,為了防備小概率事件而天天練武,根本不實際。不僅肌肉,我的動作也生疏了。遇襲時,我一直沒高踢,只踢對方膝關節一類低的目標。因為我清楚,雖然柔韌沒落下,我能踢到對方腦袋,但是速度肯定大不如前,被格擋是小事,被趁機攻擊破綻就慘了。對方畢竟是目測185cm以上的壯漢,雖然一看就沒練過武,但是憑蠻力,一旦打中我要害,我估計一下就跪了。當時貌似我佔盡優勢,實際上我打了他N拳踢了他N腳,他才躺了。期間若是我挨中一下要害,就是我躺了。

如果我沒練過,輸定了;我練了,扔了好幾年,於是勝負五五分;如果我一直練,可能勝率大些。但這是對方也赤手空拳,如果他有武器呢?如果不是一個人,是一夥人呢?太多可能了,所以,我沒受傷根本原因並不是我練過,僅僅是概率,僅僅是幸運。

說到幸運,我被判定正當防衛,而不是防衛過當,也是幸運吧。

1、圍觀群眾作證。聽說有時圍觀群眾會一哄而散,幸虧我遇到的都是好心人,主動耗費自己的時間來作證;

2、有監控錄像。這事兒才知道,原來鬧市區很多隱蔽攝像頭,但不是全都有,能發生在有攝像頭的地段,蠻幸運的;

3、我沒有使用武器;

4、我是女的;

5、對方壯得明顯跟我不是一個數量級;

6、對方輕微傷。雖然血流量誇張,其實只是鼻子破了,雖然躺了,其實只是輕微腦震盪;

7、警方來的及時。若是稍晚一會兒,我肯定會對已經躺了的行凶者繼續踢。過去看恐怖片時,就對劇情裡反復被砸倒,反复在受害者找繩子或報警時暴起殺人的反派記憶深刻。咱以為是重擊,但人體很神奇,有時很脆弱,有時很頑強。例如有真實新聞,有人吸毒後傻了,用釘槍朝自己腦袋來了幾十槍,第二天清醒了,去醫院取出二十多個長釘子,活得好好的。看電影時,我就下定過決心,遇到危險,豁出去防衛過當,也得徹底保住自己的小命。

再就是,實際體驗一下就會知道,一旦開打,根本收不住手。不僅僅是無法判斷對方是否真的失去加害能力,而是受害者在應激狀態下,會本能的殺死行凶者。當時我的身體在發抖,周圍人以為我是嚇的,來安慰我。我不知道怎樣形容這感覺,不像是害怕,用了全部理智去控制自己不去殺死對方。我平時是一個連爭吵都不肯大聲的傢伙,覺得有理不在聲高。沒有絲毫暴力慾望,除了學習散打沒有打過人,和陪練打時也沒有任何興奮。這次事情之後,我依然原樣。查過一些資料,我不是個例,很多人在應激狀態下,會暫時暴力,很難用理智控制,可能是人類本能的保護機制。戰場上,我這種人通常是合格的士兵呢。 “防衛過當”很理想化的概念,放到現實中令人無奈。



善後

我跟醫生說,只在向後退時被踢一腳,受力不大,而且下意識的收縮腹肌,沒受傷。但是圍觀者有幾名女士熱情的陪我就醫,跟醫生描述了現場之後,醫生一臉鄭重,非要我從頭到腳掃描一遍才罷休,於是折騰出來幾千塊查體費。

患者家屬埋單查體費後,還硬塞給我一千塊誤工費。因為事情明了,沒有花多少時間處理,無非就是商量賠我多少錢的事兒,沒有耽誤我去上班,再就是我覺得對方是病人,不打算計較。但是對方家人說,若是不賠錢影響不好,非要給。不知道這錢怎麼算的,我遇襲和查體是在傍晚,然後在醫院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半小時商量好調解書。無論是按兩天算,還是一天,我的底薪都不到一千,若是按總月薪除以22天算一天,一千卻肯定不夠。估計是像徵性的賠償吧。反正調解書重點是,如果我身體以後有毛病,檢查是因為這次遇襲,那人的監護人還得繼續賠錢。另外如果我再受到傷害,那人和家人都是嫌疑人。

調解得這麼順利,因為雙方都是痛快人,想像一下,若是有一方不講理,這事兒的可操作空間,不寒而栗,愈加理解了圍觀群眾為何不敢見義勇為。



防身工具

我很清楚自己能活著是幸運,之所以平時不帶防身工具,是不可行。

1、刀,肯定不行

管製刀具肯定不能帶,乘地鐵會被扣留。

非管制的刀具呢?比如刀尖角度小於60度,刀身長度不超過150毫米。這種刀具不屬於管制,但依然不允許攜帶上地鐵,會被暫時保管。意思就是,要么不乘地鐵了,要么放在地鐵安保暫存,一天之內可以取回,過了一天就沒義務繼續為咱保留。

至於我收藏的冷兵器,都是經過備案的,只允許收藏,不允許隨身攜帶出門。毫無實用價值,只是情懷。

2、防狼噴霧、強光手電,其實也不行

早在1989年,公安部就頒布和實施了《公安部關於停止生產、銷售電擊、強光、催淚等保安防衛器械的通知》

2004年起,施行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管制器具管理條例》,催淚自衛器(亦稱“防狼噴”)與竊聽器、針孔攝像機、強光燈一樣同屬於限制持有類管制器具。

所以啦,管制的不僅僅是刀,統稱管制器具。

3、甩棍、皮拍子,其實是送貨上門

找好基友親手實驗一番就明白,若是對方沒有練過,力氣也不如咱大,咱搶過來如虎添翼。沒有刃的玩意兒,護住腦袋拼著被揍幾下,硬奪是可行的。所謂一寸長一寸強,我認為是指帶刃的,或者重兵器。圖,波士頓皮拍。可以內置150g鉛塊,既不是利器也不算重,為刑訊而發明,打耳光不傷手,用來防身不咋地。


威力大的,都是管制,若是帶著出門,寸步難行。威力小的,帶了還不如不帶。我的思路是,放棄考慮防身用品,而是隨身攜帶一些日常用品。不要小瞧日用品的威力,招遠事件中,殺人工具就是一個拖把。

防身日用品最好帶多件,放在不同位置,因為突發事件,往往撈著啥用啥,是來不及多想的。

1、刀

之前說了,防人禍用刀肯定不行。這裡說的是用來割安全帶的小刀,車禍時防止安全帶卡住解不開,留在車裡等死。一般款式是割帶刀和安全錘(或破窗針)二合一,有些帶了照明燈三合一。


2、腰帶

手持無腰帶扣的一端,怕被搶就纏幾道。用金屬扣一端打人。慎用,軟兵器不好控制,可能自己把自己揍一頓,再就是一旦被搶,就是送給對方勒死自己的工具。同理,我不用雙截棍,不是懷疑它的威力,是不想花費大量時間來精通。
圖片李小龍劇照


3、工兵鏟、撬棍,乾粉滅火器,行車記錄儀

工兵鏟和撬棍不僅僅是電影和遊戲裡殺喪屍很很很好用,實際防身效果也可想而知很贊。

引用某寶賣家的話:工兵鏟不開刃時由於邊緣比較厚實,劈磚碎石不在話下,但是開刃後的工兵鏟由於比較鋒利(邊緣較薄),在戶外可用於做飯,砍樹,切菜之類的活動。有的買家用開刃過的工兵鏟來劈磚造成邊緣卷刃,這個是正常的親。現在世界上的工兵鏟,價格1000多元的藏獒鏟也不能保證開刃的劈磚不捲刃,請買家看清楚,以免引起誤會。
圖片來自淘寶

同理還有用鐵鎬的,我偏愛鏟和撬棍是因為,鏟的武藝容易搜,國術有少林方便鏟,用起來有魯智深的感覺;喜歡軍人風格的,也可以搜索各國部隊的格鬥術中工兵鏟部分。至於撬棍,喪屍愛好者都知道。

可惜只適合放私家車,不便於隨身。同理,滅火器和行車儀也是車用。滅火器可以作為輔助,讓對方暫時失去行動能力,然後揮罐子照腦袋砸。防衛時盡量在記錄儀範圍內,證明行為是正當的。

順便說一下,如果我看到路中間有人攔車,無論什麼原因,都不會停的,也不會減速或加速,只會保持原來的速度。如果有路障,還是不會停,而是繞路走。


4、防割手套

不要看視頻裡,教的奪匕首技巧都是多麼順理成章。實際和好基友,用小木棍當作匕首實驗一番,就明白了。任何情況下,空手奪白刃都是極其危險的,包括有防割手套,但是有總比沒有強。

順便提醒,除了防割,還要防滑。再就是,拳峰有碳纖維最好了。通常戰術手套能滿足這些需求。
圖片美軍戰術手套


5、凳子、垃圾桶

不僅自己帶,還要注意一些環境中本來就有的東西也可以利用起來。凳子可以作為重兵器,鈍器的殺傷力不比利器差。一旦發生危險,即使不打算用凳子,也最好扔遠不給對方用。

有些地方凳子是固定在地上的,比如一些快餐廳。要注意不要限定思維,任何東西都是可以利用起來的​​,比如用垃圾桶扣住對方。就像玩網游,有時適合暴力輸出一波流,有時適合先控制技再輸出帶走。


6、文具

無紙化辦公了,咱還是兜里插著鋼筆,不是複古情懷,是戰術筆。不過,我認為戰術筆,最實際的就是撞擊鎚,車禍時用來敲碎玻璃自救。用來防衛,除非您是殺手世家長大。這筆,除了戳眼睛、太陽穴和頸動脈,根本不致命。可以牆上畫個圈,試試快速的去戳,能不能戳準。平時都戳不准,可想而知遇到突發事件,更是戳不准啦。戳別處只是讓對方更加狂暴而已,虛弱作用都沒有。我認為戳還是算了,無非是手裡有個東西,拳頭更有力度,再就是,比那些得放包裡的東西拿出來順手。
圖片來自淘寶

不銹鋼材質的游標卡尺,這個不同於戰術筆,不是戰鬥專用,手感極差。用力握很痛,不用力則效果極差。而配合手套使用,往往來不及裝備。雖然殺傷力不差,可惜,業餘畢竟業餘,聊勝於無。


7、紅酒鑽

瑞士軍刀是能帶上火車的刀具,平時隨身攜帶很方便。把木塞鑽打開,夾在中指與無名指之間,握住刀柄當拳刺用。平時得用零碎時間練熟了,否則突發事件來不及。
圖片來自知乎


8、螺絲刀

使用技巧,可以搜索各種匕首教學視頻。俗話說,刺死砍傷。其實匕首劃和砍的威力有限,作用僅僅是擾敵。動真格還是要捅,用螺絲刀好處是,只是不能劃了,捅的威力不弱於匕首。

另介紹,同原理的東東——防身梳子。



這梳子好處是,塑鋼材質,其實就是高強度塑料啦,木有金屬,攜帶無限制。再就是,不同於戰術筆用來書寫挺沉的,這梳子和普通梳子一樣好用。壞處是,不如金屬強度高,平時拿來練習最好再買一把,否則磨鈍了,我也不知道怎麼破。


9、鞋

擅跑者,遇到危險當然是三十六計走為上,穿輕便利於奔跑的鞋。對短跑速度沒信心,則相反,穿防暴靴等,有點兒沉,但踢人有力度有硬度。想要做兩手準備,則往往兩方面都平庸,慎之。


10、雨傘、登山杖

有的雨傘有金屬尖頭,我怕招雷劈,沒敢用。鐵刀木的硬度堪比金屬,若是有鐵刀木材質的尖頭雨傘,我會買的,或者塑鋼也行。

雨傘沒有買到合適的,我目前用登山杖,有鎢鋼頭。

使用方法,不參考棍法,而是雙手參考槍法或者長矛還有拼刺刀、單手參考擊劍的重劍。不同於別的劍術,重劍沒有砍劈,只有刺。

雙手好處是有力,缺點是不敏捷,單手反之,可以結合使用。


11、基本武學常識

即使不用功,稍微練練也比不練強。哪怕平時不練力量,學會正確發力,比如出拳大部分力量不是靠手臂,而是用腿,正確比錯誤力量提升2-3倍不成問題。


12、基本安全常識

比如走路時,不要靠近停著的麵包車,可能車門突然滑開,伸出手拖人進去。這些常識網上都有,乍一看挺繁瑣,一條條養成習慣也就和喘氣一樣自然。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