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婚——缺乏契約精神的體現

蘋果CEO庫克公開同志身份,並表示身為同志很驕傲。

我不理解這一類觀點,我認為身為同志沒什麼可驕傲的。一個人既不因為性傾向變得更優秀,也不因為性傾向變得更糟糕,性傾向只是對於性喜好的偏向罷了,和食物偏好本質屬於一類,有什麼可自卑或者驕傲的呢?

不過,性傾向本身和品質無關,但是能把潛藏的品質牽扯出來。大家情況差不多時,你好我好大家好,看起來都是挺不錯的人,可若是變動一個條件呢?科幻小說好玩這一手,用極端發達的科技,把空間、時間這兩個平時不變的條件給變動一下:回到過去、到達未來、跑到外星... ...就會浮現出平時不明顯的人性本質。

現實沒那麼極端,我們現在還不能移民外星,但可以移民外國。還在地球上,換個國家,一個人可能更利於潛力發揮了,也可能原先在祖國無所謂的缺點,移民後成了掣肘。現實中一個條件稍微變一下,不至於浮現人類的本質,但能浮現一個人自己的本質。

當一個人變胖或變瘦時,自信程度更容易被一眼識破;當一個人遭遇意外,暴窮或暴富時,理財觀念一目了然... ...這些變量本身和品質無關,變動一下卻讓品質凸顯。

中國主流社會有個毛病——單一化,大家習慣於把自己的喜好強加於人。自己和大家喜好一致時,感覺不出來社會有這麼個缺陷。喜好不一致時,比如喜好單身或者喜好同性,就感受到多數人對少數人的暴政了。

一個人學歷不差、工作不差、身體不差... ...原本不屬於弱勢群體,在多數人認為的適婚年齡,則因為性傾向成了弱勢群體時,壓力把各種品質給榨出來了,比如平時看不出來的契約精神。

大多數普通人,平時沒有大的違約機會,無非是手機欠費之類的小違約,不牽扯品質。小時候高考,不是想不想,而是根本不敢作弊。長大了既不當官,沒貪污機會;也不當CFO,沒做假賬機會... ...看起來像個好人,一路走來。遇到逼婚,一般異性戀哪怕不需要婚姻,也逆來順受,繼續老好人一路走下去,看不出來本質如何。

這時,同志則大不同啦。有的同志出櫃了,厲害;有的同志隱瞞性傾向,強調自己是單身主義者,或用沒有找到合適對象的理由拖延,這些不失為理性的解決方案;有的同志移民了,聰明;有的同志違背自己天性,真的和異性結婚了,我不認為這是最糟糕的解決方案,如果扛得住違反天性帶來的痛苦,天性未必不可以違反,比如一些厭惡運動的人,為了身材好看而天天​​強迫自己運動。解決方案很多種,我只鄙視一種解決方案——形婚。

婚姻屬於契約,形婚是缺乏契約精神的體現。婚姻不僅僅是倆人以及親朋的私事,是受到全社會認可的契約,走到外國也被法律認可。雖然形婚的倆人會私下簽一份契約,但是這就像一家公司公賬一本,私賬一本,一樣性質。儘管形婚沒有像假賬一樣,騙取他人的利益,可是,遇到壓力就從契約方面搞鬼,這種思路的人,我是不敢有利益關係的。不需要騙取我的利益時,就撒這麼大的謊言,那麼需要騙得我的利益時,更加沒有顧慮了。

人的好惡是隨時在變化的,若是與一個沒有原則的人合作,簽下契約。豈不是他喜歡你,就遵守契約;厭惡你或遇到外界壓力,就瞞著你搞鬼?而與有契約精神的人合作,即使情況惡化到需要解除契約的程度,雙方也是按照契約來解除,這是可預見有準備的風險。

在我眼裡,沒有形婚的人,不一定可以信任,得觀察再確定;形婚的人則省了觀察,無論是交朋友還是合作,都得避開。如果這人有才華,也僅能做熟人,涉及利益的事情一律免談。

舉個例子,克林頓與萊溫斯基那點事兒,本身有爭議,有的認為算事兒,有的人認為不算事兒。但是克林頓在法庭以及面對媒體說謊,不用爭議了,大家一致反感並且不再信任他。

庫克的做法比克林頓明智多了。
有的人力挺同志,有的人無所謂性傾向,有的人厭惡同志,可是誰會反感誠實呢?一個連口頭都不撒謊的人,書面契約未必一定可以相信,但令人更願意嘗試。


聲明:

本文引來了一些反對聲。站外的反對聲,我通常不回复,不過這次例外,同是同志,我更有耐心。

“你是哪根蔥?先說說你自己是直是彎是男是女”
我連頭像都用了6色彩虹,還要我怎麼說。


“直婚未必是壞的打算”
不僅斷章取意,還漏掉了“最”,原文是“未必是最壞的打算”,我不知道怎麼能被理解為不是最壞就算好,不是最壞顯然也算壞的嘛。何況我寫了前提“如果能扛得住違反天性的痛苦”。
既然粗略的舉例被誤解,那麼我在這裡細說。能扛得住違反天性的痛苦,符合這個前提的人是極少的,如果人能輕鬆違反天性,那麼減肥藥就不會那麼暢銷了,病理性肥胖終究是少數,多數人運動+控制飲食就可以減肥。在我眼裡,選擇了直婚的人,很可能是做事沒數的傢伙(鄙視這次決策,但不鄙視人。誰也不是生來就成熟,這方面沒做錯決策,未必別的方面沒嘗試過錯誤),少部分可能是意志力極為強悍的人(其實我對於意志力過強的人,敬而遠之,希特勒一類人就是意志力過強的傢伙),還有少部分是性傾向靠攏雙性戀的LES(我認為性傾向是線段,而不是直、雙、同三個點。有些靠攏雙的直女,還和LES戀愛呢)。我只是不鄙視直婚,並不是宣揚直婚。


“講這句話之前,你了解過多少同志的內心”
我的朋友中,各種拉拉都有,包括直婚後離婚的。這位離婚的LES說過:“年輕時不成熟,做出了短視的選擇,還好果斷離婚了。也不算太壞,更明白了自己能忍耐什麼,不能忍耐什麼。在無法忍耐的直婚面前,原本自以為無法承受的社會壓力,沒有退路的承受了。現在的我,連形婚都不想遷就。”



“為什麼不反對催婚的”
我反對了啊,“中國主流社會有個毛病——單一化,大家習慣於把自己的喜好強加於人。”已經反對了習慣於勉強別人的傢伙,至於更嚴重的,故意非要勉強別人的傢伙,比如直男癌患者,不反對他們並​​不是我寬容,而是在我眼裡他們活著和死了一個樣,他們就像屍體一樣僵化不會接受新觀念了,沒有浪費打字時間的價值。


“形婚是我們唯一可以自由不被社會輿論互相幫助且友好團結一起抵抗外界壓力的事情!你反形婚你是想把同志的路都堵死。”
我認為,每一件事都有代價,不要把形婚以為得多麼美好。

1、這不是“唯一”的方法;

2、“自由”,一個謊言需要用一系列謊言去圓,對於不愛好演戲的人來說,形婚會不煩?

3、“互相幫助”,我對此打個問號,有的GAY確實拿LES當同類,比如愛白網的星星哥哥,身為GAY耐心的為LES答疑解惑,對GAY和LES一視同仁。但是,有些GAY並不拿LES當同類,若是遇人不淑,這篇文章寫得很透徹,我搬過來鏈接http://www.museoxox.com/?p=6

4、“抵抗”,我認為形婚是逃避,不要侮辱“抵抗”。

5、“你反形婚你是想把同志的路都堵死”。我認為形婚才是把同志的路堵死了,若是同胞們都用戴上形婚的面具,消失在公眾視野中,社會輿論並不會自動的變得開明。


“我不是壞人 但是我也不壞 起碼 不會教唆別人反這個反那個!”
我反對並不是出於惡意,我身為同志,在儘自己的努力對抗反同輿論。我反對形婚,是不想大家拿著下下策給同志的公眾形象拖後腿,還一副做了好事的樣子,讓懵懵懂懂的新人以為形婚是上策。


上策——出櫃
本質上出櫃屬於抵抗暴政,是對同志整體最有利的方案。想扭轉主流輿論,首先自己要走在陽光下。可是個體承受的壓力極大,所以,我敬佩出櫃的人,但是從不敢宣揚出櫃,因為讓大家都去抵抗,簡直是道德綁架。

中策——拖延
面對逼婚,自稱沒有遇到喜歡的人。這種做法其實是搭便車,等待出櫃的人把主流輿論扭轉。我對此,不贊成,不反對,理解這種無奈。同理,移民也是摘果子,別的國家同志們付出代價把環境改變得適宜同志生存了,咱不經歷血淚史,直接空降過去揀現成的。

下策——直婚
之前說過了,不贅述。我對此不贊成,僅僅是不鄙視而已。

下下策——形婚
現在已經不是農耕時代了,商業社會中,信譽形像很重要。社會犯了錯,對我們逼婚,但是對方先犯錯,並不是我們髒了自己信譽的理由,用另一個錯誤對待社會的錯誤,並不是合理的。


“你看不順眼你可以把自己眼睛挖下來!”
我看不順眼,我可以說自己的觀點,是否接受是你的事。咱們都是同志,都承受著多數人對少數人的暴政,既然體驗著單一化輿論的惡果,為何自己也成為那樣的人呢?伏爾泰說過:“我可以堅決反對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儘管你說得不客氣,但我欣賞你的光明磊落,能把自己的觀點擺出來。至少你沒有像其他貼吧的吧主那樣,一聲不吭直接刪了。


最後,我認為形婚是信譽污點,但是就像其他信譽污點一樣,是可以抹掉的。結束錯誤,承認錯誤,對待契約嚴肅起來,這個污點就會成為過去,而且是不污染現在的過去。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