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死了——早期科幻對我的影響

我嗜好科幻小說,不僅當代作品讀了不少,連故紙堆也不放過。讀當代的作品,小說中的科技高於現實,格外有快感。讀早期的作品,當作預言案例,一個一個的對照現實來核實,也蠻有趣味。

預言是否實現,讀得少的時候,總結出一堆可能的答案。讀得多了,我清晰的只看到一個答案,就是預言時的出發點是否基於“想要”!無論預言時的科技和理論多麼可憐,和想要的之間鴻溝有多遙遠,只要是人類想要得到的,要么現在已經實現,要么還在研究中。而那些基於現實科技和理論可能會發展到的高度做出的預言,現在一股子2B味兒。

這一收穫,貌似沒用。即使這個規律總結對了,也無法拿來盈利。最明顯的是期貨交易,即使清晰的預測出高點低點具體數值,只要分析不出來實現的時間,就是毫無意義的預測。其他領域只是答案來得晚些,效果是和期貨一樣的。押對了寶,卻由於壓得太早,而沒有撐到揭開答案的時候,就夭折了的企業太多了!

這一收穫,可能對未來有用吧,救命的有用!對於死亡,很多哲人的態度貌似豁達,可是我覺​​得他們就是“既然無法抵抗強姦,就享受強姦吧”。他們能坦然接受死亡,只是由於他們認為死亡是無解的題目。而我的思路,不再拘泥於現實可能不可能,而是考慮人類是否想要。既然大部分人類都想要更多的壽命,那麼就一定能實現,這並不是無解的題目。我完全可以考慮如何拒絕死亡,而不是所謂的坦然。我面對的問題僅僅是,怎樣挺到實現的時候。


幾年前,我就搜索相關資訊,除了冷凍,沒找到更好的保存技術。說實話,其中弊端不少,我並不滿意,每年都習慣再搜搜,有沒有更好的辦法。今天搜的時候,看著620美元的冷凍年費,想起域名註冊年費僅有10.99美元。域名這點點費用,即使死了都交得起,完全可以委託信託公司給續著。空間費和郵箱費同樣不貴,也可以續著。

如果我死了,網站還能瀏覽,郵箱還能收信。想一想挺喜感的,讀者給我發郵件,收到自動回复:作者已死,待她復活後,會盡量回复您~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