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寫不出來書評的好書

小時候一篇書評都沒寫過,不是那時沒讀過好書,而是被語文課噁心了,一動筆先胃疼。回憶一下,那些年著實讀過一些好書,比如《蘇菲的世界》,作者是挪威的一個高中哲學老師。這本書為我補上了哲學啟蒙課。


咱中國也有哲學課,雖然沒叫做哲學,而是叫做政治。我不知道高三文理分科後,政治課是否開始教政治,我作為理科生,沒有見識過高三的政治課,只在文理分道揚鑣之前,學了高一高二的政治,是以辯證唯物主義為主的哲學課。這理論本身天然的合乎我的口味,能把本來就有食慾的食材,烹飪得讓人吃得淚流滿面(不是喜極而泣),想想也是醉了。若是沒有幸運的讀到《蘇菲的世界》,可能會得厭食症吧。

這本之後,又再接再厲的讀了《紙牌的秘密》,不一樣的味道,一樣的美味。回味起來,覺得不寫點啥紀念一下,有些對不起這麼好的作品。可惜記憶已經模糊了,得到的營養改善了體質,想寫個營養表卻因為時隔太久而無能為力。


那一年,同樣喜愛的書還有法國的螞蟻三部曲:


最容易長篇大論寫評論的,是又愛又恨的書,愛其中大部分,討厭個別缺點,比如《三體》。 100%愛的書,反而難以評論,因為任何讚美,都不如看書。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