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親手把群建成了春晚,小組不能重蹈覆轍

春晚,早期意思是想要討好全部群體,結果一個群體都沒有討好。後來有了政治味道的意思。本文的意思是前者。

我建LES類型的QQ群之前,在一個LES大群做管理員。發生過兩件不愉快的事情,一件是大家聊糾正體態時,我提及太極拳的平衡性有獨到之處,可以藉鑑其對重心的把握,幾句擦邊的話,炸出一個傳統武術狂信徒,被大罵不懂太極。好吧,我只取需要用的部分,這種態度就是挺招傳統人士厭惡的,就看看她怎麼秀學識吧。結果,她連一些皮毛常識都講歪,令我失望。第二件還是這個人,我們聊骣騎,她甚至不認識“骣”字,為了反對而反對。最後乾脆拿出打土豪分田地那套,以馬術是高消費,大部分人玩不起為理由,讓我們別聊了。

再一再二不再三,我直接把她踢了。後來群主又把她放了進來,跟我和稀泥,講相親相愛那一套。

我直接退群了,一幫朋友找我提出建咱們的群。其中有幾個人平時興趣不同,交往並不多。有個妹紙說,雖然不懂馬術,但是看看挺有趣,突然見聊大餅的刷屏,也是醉了,受不了舊群氛圍。

最初的十幾名成員,都是同一個群出來的,我提出原先待的群,群主平等博愛,不放棄任何一個成員,造成的結果就是會哭的孩子有奶吃,以至於不介意有無奶吃的孩子受不了嘈雜的環境,待不下去。


既然如此,咱們的群就避免舊的弊端,踢人不腳軟。規則是,管理員踢人不需要解釋。原本以為夠鐵血了,結果還是毀於婦人之仁。

一次,我喜歡群成員的一個作品,跟她商量能否轉載,她多了一個推廣渠道,我的自媒體則內容更豐富,雙贏。本來是件簡單的事兒,她想要更多人看,就答應;想低調,就拒絕。沒想到這種事情會遭到另一不相干的人的批評:群裡是小伙伴輕鬆聊天的地方,你不要把主意打到大家身上。我們只想聊天,不要聊天之外的事情。

我跟管理員們商量,是否踢掉她。按照約定的規矩,我有權想踢就踢,但這是價值觀衝突,不是品德問題,於是我腳軟了,需要大家的意見。這個人有三點令我厭惡,一是,我作為群主,招人時亮出的主題,群是集思廣益的地方,可以作為智囊。從未說過,這裡只允許聊天。二是,大家的友誼只建立在空話上,我們的友誼也太輕了。如果擔心合作時發生有損友誼的事情,為了維持友誼避開一切合作,那麼這脆弱的友誼不維持也罷。三是,她自己本身就言行不一,她曾提出群成員可以一起旅行。為什麼旅行可以,推廣就不行?沒有推廣,這個群本身不會存在。喝水時罵打井人擾民,有這種道理嗎?

其他管理員也表示她這次過分了,但是她以往聊天很暖人心,她是個好人,還是不踢了吧。基調就這麼定下了,品德問題依然不必商量,想踢就踢,但是價值觀衝突,容納了吧。我覺得自己不適合當群主了,我既狠不下心踢掉一個好人,也沒有愛心能夠容納,矛盾的人無法凝聚一個群體,就轉給了朋友。

與頂峰時期相比,現在群人數只有二分之一,陸續加進來又流失的人超過三分之二。抽樣問了一些人離開的理由,最多的回答是:聊天沒有營養。

營養這事兒啊,吾之蜜糖,往往是汝之毒藥。

現在的群主,發點兒福利,都怕嚇著小伙伴,憋到午夜十二點發。不想要福利的,受了驚嚇,立刻跑路;想要福利的,可能睡了沒看到,久之覺得群裡無趣,走也。當初,我出於迷惘把爛攤子丟給她,現在依然沒有建設性意見。

有朋友說,LES群本身就難搞,大家僅僅性取向相同,其餘皆不同。我的感受是,愛好不同不影響交往,大家互相好奇;價值觀不同,很難愉快的玩耍。

群組不是平台,社交平台諸如新浪微博、lofter、豆瓣等,若是一個用戶沒有違法言論,審核員由著自己喜好給銷號,那是審核員失職。相反,如果一個興趣小組,組長沒有鮮明的喜好,這個群組必然淪為春晚,企圖討好每一個人,結果每一個人都不爽。

平台銷掉一個用戶,用戶累積的好友,發布的作品,都得重起爐灶,給用戶造成大量麻煩;群組踢掉一個成員,這個成員在這個平台上累積的一切,除了少了一個小組沒有任何影響。踢人本就不應小心翼翼,考慮神馬好壞,只需要考慮喜歡還是不喜歡。組長不是天平,而是聚攏​​同樣喜好的一面招牌。

想通後,我在豆瓣建立了Les Blog小組。成立小組之前,我搜索了有無這樣的小組,如果本組不是獨一無二的,那麼沒有成立的必要,我加入即可。很遺憾,沒有,得自己開拓。如果摘掉博客限定,小組成員比現在多十倍,不過QQ群的經驗已經讓我明白,人不需要多,而是需要精確。

博客這個前提已經令大多數人望而生畏了,今天我再加上一些價值觀取向,因為我們就是在人海中精選朋友,弱水三千隻取一瓢。把基礎層面都談不攏的人們聚集一起,只是對牛彈琴,牛難受,彈琴的人也會失去彈琴的雅興。

每個人本無權評價他人價值觀的好壞,可是因此不去評價,人以群分,如何分之?那麼我就斗膽亮出自己的喜好吧,評價喜歡還是不喜歡,而不是好與壞。小組本來就是聚集相同價值觀人們的地兒,組長本來就該當出頭鳥。愛我,或恨我,我不給你第三個選項。


本組價值觀偏好:

1、形婚是污點。打算形婚和已在婚中的人請離開本組,離婚且認可本組價值觀可留;

2、直婚算是兩個世界的人了,打算直婚或已在婚中也請離開本組,離婚且不再直婚可留;

3、TPH標籤已經被玩壞了,除了誤導沒用!請直接用外形如何、氣質如何、攻受喜好等具體詞。

我把價值觀偏好寫到小組簡介中,沒有與管理員商量。這是小組,不是國家,有時不需要民主,有時組長就是該站出來當靶子,扛起全部責任,而不是和管理員分擔。管理員,顧名思義是輔助組長管理,而不是決策。

價值觀就像買衣服,不埋單無權指導別人買不買,但是我有權選擇是否一起玩兒。

我堅決反對你的觀點,但我堅決維護你說話的權利。這個規則,在其他興趣組普適,在LES群則被所謂的多元化(偽多元,其實是和稀泥)取代,贊同一個觀點OK,反對一個觀點就會有一堆好人跳出來指責,最後大家若是不喜歡一件事,只會緘口不言。那麼我來當惡人吧,把不同喜好的人分出小組,選擇留下的人們能夠暢所欲言,怎麼說都不錯。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注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