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不畫畫了?

我對繪畫沒有絲毫狂熱,最初學畫,只是為了多一種表達方式。繪畫,是比文字更有力度的表達方式,同時也是時間成本更高昂的表達方式。能買到,我從來不親自動手。

一個好友喜歡向日葵。我去花店打算選一束送給她,可惜這些能放入花瓶中的向日葵,讓我聯想到梵高的《向日葵》。我不管別人如何讚美那幅作品,我的感受是——迴光返照。我對這個朋友的印像是溫暖、大氣、生機勃勃,

什麼樣的向日葵配得上她?我想起旅途中見過的向日葵田。腦補一下:去田裡挖幾株?每一株至少一米半高,放花瓶是不可能了,而且切斷根系,不再生機勃勃。那麼連根帶土,放花盆裡?不夠規模,顯得不大氣。 (請原諒我的對大氣的理解)怎樣送她一片一望無際的向日葵田?我想到攝影和繪畫。

搜尋了一番,買下了一副油畫送她。她很喜歡,說要做傳家寶傳給後人。她的女友說,她移民韓國時為了帶這麼大一幅油畫,放棄很多行李。

只在沒有偷懶的辦法時,我才親自畫,如下圖照片。

有個朋友,照片總是比她本人醜N個層次。我讚美她外表時,她說我是安慰她。千言萬語不如讓她看一看,我眼中的她。如果我會攝影,不用技術多高超,只要能解決一些鏡頭畸變,一張照片就可以搞定。可惜我不會。學攝影快,還是畫畫快?用畫的吧,雖然我這水平,頻繁用刮刀,但一個下午就可以搞定。沒畫出她的美貌,不過總比她現有的照片好多了。想要畫一個完美的雞蛋,都需要數年練習,何況畫人,於是就這樣吧。晾了幾天,選了個框釘好,送她。她喜歡得連續幾個月放床上,而不是掛牆上: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