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主義的本質

有一種觀點:恐怖主義是因為無路可走,因為絕望而產生的反抗,是弱小民族、弱勢群體的一種無奈的掙扎。

用腳趾頭想一想,都說不通。真正的弱勢群體,有錢買炸彈?知道炸彈的使用方法嗎?

為了減少情緒的影響,我用公司來類比,這樣便於就事論事,而不是玩弄概念。 (公司可以替換為各種集體:國家、民族、宗教等)比如生產手機這個行業,早期,公司都生產大哥大。

後來消費者都不買大哥大了,因為智能手機出現在市面上了。這對善於經營的公司不成問題,因為智能手機就是這些公司搞的。這一輪技術變革中,沒把握住先機的公司腫麼辦?有的公司會奮起直追,也搞智能手機。有的公司認為已經塵埃落定,追不上了,換一個能用上以往大哥大部分技術的行業。這些是積極應對的例子​​,還有消極的公司,但是同為消極,情況不一樣。有的公司上層覺得,前些年已經賺得夠多,退休安心做個富家翁也不錯;有的公司上層則不甘心失去手中的權利,不願意退休。

退休,不甘心失去權利;奮起直追,不願意努力;換行業,不再是磚家,面子掛不住。正規手段不行了,就搞不正規(恐怖主義)的吧,去把生產智能手機的公司都炸了。

顯然是公司上層的一己之私,中層為何推波助瀾呢?也是一己之私唄,如果跳槽,憑自己的水平要么頂多是個底層,要么連應聘底層都被嫌棄。甚至,中層比上層更興奮。上層還要臉時,中層多多少少受約束,不敢明目張膽破壞社會規則。比如,以往偷偷摸摸剋扣底層多不爽快,現在看中底層員工的財物甚至人,徵用了~這是公司生死存亡的非常時期,大家都要破家救國。

不僅中層,還有合作公司的簇擁。例如,這家大哥大公司,原先把安保外包給一家保安公司。大哥大公司與人為善時,安保需求不多,若是有競爭力的保安公司,忙於拓展業務,發展更多的客戶。這一家客戶的需求低了,把人力調配到新客戶那裡就搞定。若是沒有競爭力的保安公司,被眼瞎的客戶選中,是難以重複發生的偶然幸運。這一家客戶的需求低了,可是明顯降低收入的大事兒。過去,解決方法是偷偷的沒事兒折騰出點兒事,挑撥人們對客戶充滿敵意。這回省事了,客戶主動挑事兒拉仇恨。

公司上層、中層,合作公司,都是有利可圖,作為被剝削的公司底層,何苦跟著一條道走到黑呢?雖然以自己的水平,跳到哪裡都是底層,但是,好歹別的底層只是利益少,而不是虧。這事兒就複雜了,得從頭道來。

任何正規公司都是為員工而存在,哪怕盈利分配不公平,只要沒有不公平到員工當個體戶或者加入別的公司,比加入這家公司更划算的程度,員工就會加入並留下。如果一個公司是虧損的,需要員工多多工作少拿薪水,這不是相當於員工自掏腰包來維持嗎,這種公司有什麼存在的必要呢?

何況,員工犧牲的利益哪裡去了?如果取之於民,如數用之於民,那是交換不是犧牲。之所以需要底層成員犧牲,只是為了供養中上層。

那麼為何,底層心甘情願被剝削呢?因為他們智力有缺陷啊,如果能琢磨出味兒來,早跳槽啦。留下的都是傻子。參考《為什麼詐騙短信看上去那麼弱智? 》

智力缺陷並不一定是硬件(腦子)有缺陷,也不一定是智商(大腦運行)有問題,而是預裝(被洗腦)了糟糕的系統(價值觀)。被洗腦的人,不會感覺自己被洗腦,對自己被灌輸的價值觀感覺天經地義。


洗腦方式舉例幾個:

1、偷換概念。例如“子不嫌母醜”,利用比喻,把公司比喻為母親。殊不知比喻也叫類比,某方麵類同才可以比。母養過子,公司可沒養過員工,員工拿的薪水是自己勞動換取的。子確實不嫌母醜,而員工有權嫌公司醜。


2、煽動情緒。這一點是利用人們對共同點的天然好感而達成的,比如咱們在同一幢寫字樓工作多年(咱們降生於同一個祖國)、咱們是一家公司的人(同一個民族)、咱們的公司文化一致(同一個宗教),咱們是自己人,應該一致對外。可是,把不加思索的天然情緒收起來,用腦子理智想一想:有相同點就是自己人嗎?如果自己人剝削得比外人還兇殘,是自己人親還是外人親?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3、挑刺對手。任何事物都有缺陷,再好也能挑出毛病。例如,智能手機有種種讓人不滿意的地方,但是解決方法是倒退到使用大哥大嗎?民主公司再多毛病,解決辦法是將民主的規則改進,或者用更先進的管理模式取代民主。不是都倒退到集權公司就算解決民主的缺陷了。


洗腦方法還有很多,這方面專業搞媒體的、搞政治的、搞宗教的、搞傳銷的...懂得最多,咱懂得太少。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