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心靈?醜陋心靈?

乾隆微服下江南,天氣炎熱,路邊瓜棚買了個西瓜解暑。瓜農把瓜切成兩半,一般人拿半個瓜由中間往四周吃,乾隆反之,從四周往中間吃。瓜農問他,乾隆回答:從中間往四周吃,越吃越沒味道,我的吃法越吃越甜。瓜農反駁:你的吃法,每一口都是剩餘中最不好的,想吃甜的,所以吃的很快;而一般人的吃法每一口都是餘下當中最好的,值得細品。乾隆覺得此人有才,邀請不成,離去後走了一段路,認為人才不為自己所用,留下來可能為敵人所用,命隨從返回殺死瓜農。隨從返回瓜棚時,瓜農已經留了字條溜之大吉了。

一個故事,有很多個道理,這次我只用其一:同一個問題,可能相反的2個答案,都是正確的。

拿這個故事開頭,因為我接下來要講一個大逆不道的觀點:我認為,潔淨的心靈不強壯。

普遍的觀點,是掃除心靈中負面的東西,為此,有冥想等修行手段。我卻認為,心靈太乾淨,純潔的反面或許是純蠢。例舉一部電影,一部美劇,都是虛構,僅供參考,對照現實,考慮一下理兒。

科幻電影《入侵腦細胞》,反派Carl是個連環殺手,專門綁架妹紙,將她們溺死在玻璃密室。兒童臨床醫學家Catherine侵入他的大腦,看到他如此變態的起因竟然是,童年時遇到一隻受傷的鳥,不能拿回家救治,因為這鳥肯定會受到暴虐的父親折磨。為了讓鳥兒擺脫痛苦,他溺死了它。從此,他潛意識中,溺死=拯救。



看到這部分,我無語,因為我小時候也為了讓鳥擺脫痛苦,將其溺死。初中時,我是生物課代表,有一節課解剖鴿子,但是安樂死的藥物沒庫存了,老師決定把鴿子都溺死。我幫著老師把裝著鴿子的籠子搬到教室,然後又去搬水槽。搬著水槽回到教室,看到好多頑皮的同學,在拔鴿子的羽毛,我想這些鴿子待會兒注定死,於是沒浪費口舌講理,直接一手一隻,很有效率的一次倆,反复十幾次,溺死了幾十隻鴿子。對此,我情緒沒絲毫觸動,只是知道了詞彙是陷阱。當我們用相同的詞,例如用了“同情”這個詞,會以為在說同樣的事情,事實卻是每個人的“同情”是不同的。

都是溺死鳥一件事,一個成就了電影反派,一個情緒毫無波動。我猜測,或許我的心靈里烏七八糟的東西太多,不差這一件。我沒壞到覺得折磨弱小是樂趣,但也沒善良到覺得殺死動物是值得放心上的事兒。


再舉例一部美劇《美國恐怖故事之女巫集會》

靈魂出竅的測試,參與者會面對自己最恐懼的事物,反复循環,固定時間內擺脫則通過測試,時間結束還未通過則靈魂消散。

這4個妹紙躺下開始測試的時候,我就知道Misty領便當了,因為這4個人有仨是碧池,只有她並不是。這個觀點被反對,因為Zoe總是三觀很正。可是,想想校長的話:女巫的能力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你內心恐懼什麼。

Madison美貌和品味俱佳,


可惜毫無疑問是碧池中的碧池,雖然她偶爾閃現一些善良,比如找來復活咒,為自己失手殺人負起責任。但是馬上會畫風不正,不是把Kyle原樣拼起來,而是一副貪婪的心態,挑選停屍房碎屍中最好看的部分拼,絲毫不設身處地考慮一下,這種做法對Kyle的心理傷害。


整體看,她貪婪,總是因為“想要”而不擇手段。 2次搶同學男盆友,不是因為感情,只是搶玩具的心態。 2次為爭奪權力,不顧同學性命,一次是主動謀殺,將Misty騙入棺材埋到死;

一次是見死不救,僅僅為了讓Zoe失去爭奪至尊女巫的資格,而拒絕復活她,完全把Zoe的救命之恩忘光光。她初次覺醒的能力內心很搭配——隔空控物。

黑胖妞也明顯有些碧池,自尊心敏感得過分,對方一點言語冒犯,她就是利用女巫的能力,讓對方血濺當場。她初次覺醒的能力也和內心完全匹配——傷害轉移。

Misty身上似乎只有美好的品質,唯一的缺點是太熱愛生命,於是初次覺醒的能力是——復活。

she rings like a bell through the night,

and wouldn't you love to love her?

she rules her life like a bird in flight.

and who will be her lover,will you ever win

她的歌聲如銀鈴劃過夜空,

你不想愛她嗎?

她如飛鳥一般掌控著自己的生命,

她的愛又將飛往何方


其他女巫初次覺醒的能力也是和內心匹配,Zoe則很奇葩——任何與她OOXX的人都會當場死亡,不僅是這個能力本身奇葩,關鍵是和其他人不重複。普通女巫最多可以有4種能力,大家互有重疊,除了Zoe每人的能力都不是獨一份的。

Zoe獨自一人時,是非分明,殺伐果斷。 Madison被下藥輪X,清醒後一​​怒之下把兄弟會一鍋燴,無辜的Kyle被殃及池魚。 Zoe雖然為男友的死,對Madison沒好臉色,不過報復的目標不是冒失的Madison同學,而是始作俑者們的漏網之魚,去醫院把唯一的兄弟會倖存者乾死了。

Madison被上代至尊女巫謀殺,被管家藏屍後,大家都對失踪如此久的人放棄尋找,Zoe始終細心尋找蛛絲馬跡,找到愛好拿屍體當芭比娃娃收藏的怪蜀黍,刑訊逼供,最終找到屍體爛了的Madison同學。







在大家都質疑“爛得都生蟲了,能複活麼?”的時候,很堅決的使用複活術。




可是,和大家在一起時,Zoe就耳根很軟了。



拼合男友屍體時,她只是弱弱的反對非原裝,然後,還是一起挑選最好的部分。


在男友被Madison同學順走後,

Madison提議3P,她立即同意輪流上。


總是別人一提議,她就半推半就的順從了。由此,我推測,她的黑寡婦能力,來自潛意識中的不滿,因為她總是不好意思拒絕親近的人。

或許她知道自己的缺點,有意識的改變,加入至尊女巫的爭奪時,不再顧及反對聲。在幻影移行測試時,不管這是測試,縱情瞬移,不走尋常路,甚至瞬移到門尖上去了。好在這劇演到這裡,N多女巫覺醒了復活術。

黑胖妞也同樣如此,雖然始終言辭犀利,一點不吃虧,但是漸漸的不再一言不合拔刀相向。

甚至對極端的種族主義者,反复給予多次改過機會。


大部分人知道,缺點是需要改變的,哪怕改不掉,至少會遏制一些。 Zoe和黑胖順利通過測試,那個被地獄循環的最大缺點,只是眾多缺點之一,她們早已習慣和缺點共生。少數張揚起來沒數的傢伙,出局了——Madison通過出竅測試,卻在移形換影測試拒絕復活Zoe,被暴怒的Kyle掐死。那麼優點呢?優點是否也會帶來惡果?這個問題貌似沒有人考慮過,對於優點的態度一般是放縱,心靈最純潔的Misty,卻在出竅測試中成了4人中唯一沒有通過的參賽者,陷入殺生與拯救生命的無限循環地獄,無法走出,化為灰燼。

2名放縱者都死了,放縱內心負面的Madison,以及放縱內心正面的Misty。


有時一些YY小說有些觀點很有趣,有篇仙俠小說的主角,原本是帥哥,成為先天道體後,反而相貌平平,因為美和醜都屬於缺陷。

有時候我會看一些髒亂差的電影,牽動心靈沉寂的負面部分共鳴,給心靈打疫苗。國內的作品,從古至今主流都是追求真、善、美。我認為一味追求正面,已經脫離了真實。也可能是我不喜歡國內的作品,看得少,沒遇到陰暗風格的。推荐一部美國電影:Where the Dead Go to Die死路尋死

故事情節混亂,我感覺編劇嗑藥了。不過,故事啊,恐怖程度啊,作為恐怖片老鳥已經麻木了,不作為今後看片的重點。




配色和筆法完全不同,但其情緒的穿透力度,讓我聯想到Edvard Munch,簡直是《吶喊》和《絕望》兩幅油畫的魔幻動畫版,同時帶有類似Paul Gauguin的粗俗之美,整部作品充滿了藝術的負面氣息,帶來耳目一新的混亂不安感。這種共鳴,讓我意識到,原來我也有不安全感,只是從未企圖在自身之外的人和物身上獲取安全感,於是極不明顯罷了。而且我不覺得“不安全感”屬於不舒適的情緒,對此抱著戲謔的態度。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