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宗教觀

如果你走在街上,有個人走過來承諾給你幸福,但前提是一切都聽他的,你會怎樣選擇?

很多人會先判斷真假,可惜判斷的依據嘛~

“他們毫無懼色的把一隻老式高腳杯中的毒藥飲乾了,倘若把毒藥倒在一隻新式酒杯中捧給他們,或許他們至少會有幾份提防。”——《天獵》

對我來說,真假不重要,前提“一切都聽他的”已經註定了——我拒絕!

無論東方、西方,無論其中幾千年的積累有多少有益的東西,前提“信”讓我無法接受。

我的世界觀是:真相是一隻大象,所有人都是摸象的瞎子,大象本身在生長,它的肌肉、脂肪、皮毛在變化,它所處的環境也在變化,它奔跑、它在泥裡打滾、它被太陽曬... ...我們不僅很多東西看不到,只能摸,而且我們摸到的僅僅是一小部分,甚至摸到的一小部分只是處於時間長河中的一小段。儘管人類這個物種在不斷進步,但我們每個人只是人類的一小部分,而且是壽命有限的。什麼是真相?一億次、一億億次驗證正確都無法證明絕對正確,一次驗證錯誤就可以說明不正確。現存的任何理論,都只是暫時經受住驗證的假設而已。

宗教,怎麼就,統統的語氣那麼確定呢?

我不關心“神”是否存在,這不是出於身為人類的自大,如果我們的祖先死守“猿”的尊嚴,我們現在還是一身毛在樹上盪來蕩去,同理我認為“人”是應該被超越的物種,在未來“人”這個物種也將成為過去。但我認為,超越的方法不在宗教中、不在神身上,在更實際的辦法中,在我們自身中。我眼中的宗教,相當於化石,有價值,但已經是死物了。活物是不停留,永遠在自我破壞、自我創造的過程中的。

我知道我這樣的觀點很偏激,但總比沒主見好。我雖然和宗教道不同,但我敬佩信仰宗教的人,我們只是持不同觀點的人。而既信也不信的混沌生物,我不將其看作是人。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