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名記

我的原名——璐,是父親取的,靈感來自《楚辭·屈原·九章》“冠切雲之崔嵬,被明月兮佩寶璐。”璐,美玉的意思,長輩們的期待是“君子比德如玉”、“謙謙君子,溫潤如玉”。

小時候,我不知君子為何,對玉最初的印像是“脆”。 《禮記》言“君子無故,玉不去身”,從小被長輩們寵愛佩戴過的玉不算少,不過我不是乖寶寶,摔碎的也不少。所以,對於“玉”聯想到的品格竟然是“玻璃心”,雖然玉比玻璃硬,可以劃玻璃,可是“脆”倒是差不多。

成年後,我對祖先留下的文化態度不是全盤接收,而是挑挑揀揀,對玉象徵的“德”嗤之以鼻。 《說文解字》中說:玉,石之美兼五德者。潤澤以溫,仁也。鰓理自外可以知中,義也。其聲舒暢遠聞,智也。不折不撓,勇也。銳廉而不忮,潔也。我對“仁義”的體會是,這是漏洞,要不然以我的智,怎會吃過虧。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此言不虛。 “不折不撓”也不符合我的價值觀,我更喜歡堅韌。 “潔”不切實際,水至清則無魚。

古時候美好的事物不一定適合現代。例如“君子不黨”、“結黨營私”,“黨”在古代不是個好詞兒,在現代“君子”才是罵人的詞兒。繼續說玉,我不僅對玉象徵的五德,煩其四德。實物同樣不符合我的審美觀,我的態度是遵循國際共識,將其視作石頭,而不是寶石。總之,我對玉不感冒。所以,改名。


我的取名思路是,首先考慮姓。一種態度是,姓與名各行其是;另一種態度是,互為表裡。我選後者。互為表裡,先要考慮姓的意思,這一點失敗的例子有“朱有康”。 “朱”的意思有3個:1、紅色;2、地名;3、姓(部分來源於以封地為姓)。哪個意思都跟“豬”不相關,本來並不會被聯想到豬,朱有康(豬有糠)利用諧音聯想的討巧簡直是弄巧成拙,有朱門不進,非往豬門去。

我對諧音的態度是,不利用諧音取巧,但不可以有壞的聯想。這一點失敗的例子是“朱溫”,朱若是取其顏色的意思,紅色確實是溫暖的顏色,溫本身沒有不良的含義,本來是不錯,可惜連起來諧音“豬瘟”。


再考慮字數,單個字還是倆字的名。上古時期,崇尚單個字的名,“二名非禮也”。什麼時候大眾的審美變化了,具體不知,大體印像是從唐朝,例如李世民。二個字的名,好處我想到2個,一個是比單個字重名概率低,一個是發揮餘地更大,可以放個代表輩分的字,也可以不放,倆個位置都歸自己,玩法更多。單個字是肯定不能放輩分的,可以把輩分放到字。雖然身份證不承認字,但是可以取了平時用。我是打算名、字、號都取齊了,用在不同場合。有名有字有號有英文名,於是,重名概率這一點不考慮。倆個字的名壞處是,做的多錯得多。例如張士誠,單看“士”和“誠”,沒毛病。

連起來嘛,《孟子》曰“士,誠小人也”。

既然還要花費精力取字,對於取名就省些精力吧,選單個字數。


最後考慮意義,常見的大約有三類:

1、尚武。例如勝、武、勇、超、猛、固、彪、舉這類。

2、思賢。以湯、堯、舜、禹入名屬於這一個系列,對商湯等見賢思齊。

3、長生。例如祖、生、去病、棄疾、延年等。

我認為尚武是第一位的,缺乏尚武精神的賢能只是為他人做嫁衣,缺乏尚武精神的長生是萬年王八,“好死不如賴活著”這種俗語我丁點都不認同。若是我處於武風盛行的時代,沒必要在名和字中強調尚武,會考慮思賢和長生等。現在我認為,漢族文化越來越...唉,我真不喜歡說自己民族的壞話。舉個例子,2008年夏季奧運會,中國的5個吉祥物,原型除了一個非生物奧運聖火,4個都是沒啥攻擊力的動物:鯉魚、大熊貓、藏羚羊、燕子。看看別的國家夏季奧運會吉祥物原型:

1972年德國,獵犬

1976年加拿大,海狸

1980年蘇聯,棕熊

1984年美國,鷹

1988年韓國,老虎

1992年西班牙,狗

1996年美國,電腦

2000年澳大利亞,鴨嘴獸、針鼴、食魚鳥

2004年希臘雅典,雅典娜、費沃斯

好吧,這個列子還有澳大利亞和中國作伴,也是多個吉祥物都木有攻擊力,再舉個例子,中國獨一份。我在《環球時報》看到,中國在伊拉克的安保人員竟然沒有裝備任何熱武器!

“張東輝告訴記者:‘為了避免引發不必要的政治麻煩,以及考慮到伊拉克當地民眾的情緒,我們沒有配備武器。雙節棍等冷兵器也僅供防身用。’”

我看到後震驚了,查了很多資料,中國是唯一這麼“有政治大局觀”的國家。
好了,說這麼點兒都可能被屏蔽,莫談中國之事。


確定取名要求是:配合姓、一個字、尚武。

配合姓的方式,我參考取字的方法。名和字互為表裡的方法:有同義的,例如諸葛亮,字孔明。也有反義助其全面的,例如朱熹(熹是炙、熾熱的意思),字元晦。還有延伸的,例如岳飛,字鵬舉。姓和名也同樣可以用這些方法達成互為表裡。

我的姓“畢”的意思有:1、長柄網;2、地名;3、姓;4、全部、終結。


網獵利於大規模捕捉,網羅無遺,全部、終結的含義由網抽象而來。姓是以封地為姓。地名的起源沒有查到資料,我推測大概是地形、或者河道像網,可能和星宿名稱——畢宿的取名方式一樣,都是根據形態。很可能一切意思都是從“網”的本義衍生而來。

如果用同義的方式,可以選“羅”這個字。

鴛鴦於飛,畢之羅之。 ——《詩·小雅·鴛鴦》

萬物畢羅,莫足以歸。 ——《莊子·天下》

網羅天下,放失舊聞。 ——司馬遷《報任安書》

而且我的域名是lorac.net,lorac音譯是羅拉克,若是選“羅”利於中英文諧音。於是試著在拼音luo裡翻找,看中了“絡”。因為太喜歡,就不考慮反義互補這些思路了。

絡的篆文=(糸,綁)+(各,即“略”,進犯),造字本義:進犯他邑,綁架壯丁婦孺。

相對於東方文化,西方文化更有侵略性,這是我正在不斷吸取的優點。就拿經久不衰的海盜文化來說吧。 “海盜”不僅不是貶義,不覺得可恥,甚至為榮,若是放到東方文化是不可想像的。

《伊利亞特》中希臘英雄阿基琉斯就是一名海盜,他自豪地說:“我坐船去毀滅了12座城,並且在這美好的特洛伊平原上毀滅了11座城,我從這些城堡得過無數美好的財物。”
圖片來源http://www.thejohnsongalleries.com

《奧德賽》中希臘英雄奧德修斯也是一名海盜,他通過當海盜聚斂了大量財富,成了國王。

看咱們的歷史,漢朝有句讓漢人們熱血沸騰的話:犯我強漢者,雖遠必誅。可惜打跑了匈奴的漢武帝並未帶來盛世,國庫空虛,民不聊生。不僅是他,中華歷史上,打仗經常是損耗國力的賠錢事兒。而西方歷史,打仗經常是一本萬利的划算事兒。小時候讀過北歐一位女王的傳記,即位之初是個爛攤子,國庫是負的。老爹晚年窮奢極慾不僅花光了國庫,還向貴族借了大筆的債務。這位女王幾年就搞定這件破事。怎麼搞定的呢?並未加稅,而是——親自當海盜!帶著海軍去劫掠!

今天打算考證一下,哪位女王這麼痞,結果沒揪出來,因為北歐三國——挪威、瑞典、丹麥就是一窩海盜,維京時代哪位國王不是海盜哇!從公元8世紀到11世紀縱橫馳騁,從北海到地中海無所不在,甚至繞過直布羅陀,洗劫了羅馬城。
圖片來源:美劇Vikings


我們是海盜,兇猛的海盜,

左手拿著酒瓶,右手捧著財寶。

我們是海盜,有本領的海盜,

美麗的姑娘們,請你來到我的懷抱。

我們是海盜,自由自在的海盜,

在骷髏旗的指引下,為了生存而辛勞。

我們是海盜,沒有明天的海盜,

永遠沒有終點,在七大洋上飄蕩的海盜。

 “海盜歌”是一首古老的民謠,作者已無法考證,在水手的口中傳唱了幾百年。歌壇中頌揚海盜精神的作品層出不窮的今天,唱起來仍然感覺挺爽。


在搜索“海盜女王”這個詞時,還查到英國也是有“海盜”傳統的。歷代英國國王要么是維京海盜,要么是諾曼海盜。真沒想到英國的紳士們、淑女們原來是強盜和受害者的後裔。

如此文化基礎,怪不得《湯姆·索亞歷險記》中連小孩都認為海盜是“響噹噹”的職業,夢想當海盜。作者馬克·吐溫說:“生得健全的男孩長到一定的時候就會萌生強烈的慾望:到他處去掘地尋寶。”

甚至在海盜是非法職業的時代,海盜依然豪氣不減,男海盜人數太多,就不舉例了,舉例一個女海盜吧。瑪麗·瑞德(Mary Read),17世紀末出生在英國倫敦,丈夫(騎兵團裡的戰友)死後,她前往加勒比海散心的途中被海盜擄獲,結果沒成為受害者而是入夥了。後來被俘,身為海盜被判處絞刑。她法庭上的陳述是:“其實絞刑並沒什麼可怕的。要不是有絞刑,那些膽小的人也可以成為海盜,那麼勇敢的人就找不到用武之地了。”

現在搜“海盜女王”,指向最多的是英國女王伊莉莎白,她眼饞航海大國西班牙的富裕,但即位之初英國海軍並不強大。女王采取了除向國民吸血以外,任何手段,包括給予本國海盜官方支持,例如,只要得到女王頒發的特許證書,在英國海盜就是合法職業。例如封爵,甚至例如借出女王私有的船。女王不費國庫一分錢,得到了一批實戰過的海軍(海盜)。勇敢的航海家們(海盜們),還為英國帶來了意外之喜:他們發現了美洲。英國從此開始擁有了廣闊富饒的殖民地。

舉幾個實例,僅是滄海一粟,女王的寵兒們(海盜們)遠遠不止這3位。

女王借船給海盜約翰·霍金斯,供其去搶劫西班牙在新大陸的殖民地,在非洲到美洲的奴隸貿易中分一杯羹,並俘獲從新大陸運送黃金回歐洲的運輸船。甚至女王的海盜船被擊沉後,她還厚顏無恥沒收了西班牙在英國港口的船和貨物來做為賠償。

1568年12月,英國普里茅斯市市長威廉霍金斯組織了一支海盜船,把一支裝滿軍費金條的西班牙船隊趕進了英國的港口。伊麗莎白一世對西班牙的抗議充耳不聞,將金子全部據為己有,除了獎賞有功人員之外,還送了一部分給各敵對國的政敵,其它的全部送進英國國庫。

另一位著名的英國海盜“……德瑞克率領了5艘船,開始作周遊世界的航行。他一路突襲了凡爾馬萊索(Valparaiso),搶劫了塔拉巴卡(Tarapaca),捕獲了最大的運寶船卡卡弗戈號(Cacafuego),並駛入了舊金山灣,以伊麗莎白女王的名義,將其收為英國的領土,定名為”新阿爾比恩“(New Albion)。1580年9月間,他返回英國,帶回了大量的贓物,在他的旗艦金鹿號(Golden Hind)的後甲板上,伊麗莎白封他為爵士。……”(摘自英國人J·F·C·富勒著《西洋世界軍事史》第二卷大事記一英格蘭與西班牙的海上爭霸)

當海盜若是贓物夠多,可以封爵,真是一份有利有名的貴族職業。因此,海盜們也頗有貴族範兒,在外從不在船上懸掛英國國旗。利益使然,掠得了財富,海盜們都非常樂意全數交給女王,由她來分配自己應得的數量。
圖片來源:英國電影Elizabeth (1998)

坐地分贓的海盜頭子女王,讓國庫迅速充盈,讓國民擺脫苛捐雜稅,讓英國經濟進入良性循環。可是她如何解決更惡劣了的國際關係呢?伊麗莎白從未擔心男國王們的怒火,凡有哪個國家與英國劍撥弩張、或者英國需要哪個國家的支持,這時女王便會暗示自己的重臣們,向對方的國家使節建議——為什麼不向我們的女王求婚呢?不費一兵一卒得到整個英國。

歐洲幾乎全部男國王都中過招,白費了心機和錢財,而英國一次次騙取了緩衝時間,實力一次次提升。多少次?二十次!

現代西方人劫掠的方式文明了許多,大部分情況是金融和貿易方式,不過,有時為了給金融保駕護航,戰爭也是毫不含糊。例如,哪個出石油的國家竟敢不用美元結算,這不是動搖美元在國際貿易中的地位嗎?吼吼,大家看到美國打了哪幾個吧。

為何重視美元地位。舉個例子,濫印美元,誰為美元貶值埋單,當然是儲備了美元的冤大頭們,腦袋最大的是哪個?中國!因為中國的美元儲備最多。中國被美國兵不血刃劫掠了,是因為蠢嗎?當然不是,咱都曉得一攬子貨幣,領導班子會沒一個明白人嗎?問題在於,這是明謀,中國的國際貿易量大,需要多儲備美元。圖片來源rothschild.com

比起“興,百姓苦;亡,百姓苦”的漢人,西方統治者劫掠他國這個惡行,對本國國民來說則是善。當然,若是不善,國民也不買賬。例如英國國王詹姆斯二世因為加稅,國民合夥砍了他腦袋。因為隻死了國王一個人,所以叫做光榮革命。

例如,還是稅這事兒,北美從英國分裂出去,成了現在的美國。西方可沒順民。

言歸正傳,從劫掠的角度看,“絡”真是個很好的字,好在兩點:

1、主動。漢族傳統是被動守護,而不是主動劫掠。例如“犯我強漢者,雖遠必誅”前提是被侵犯了。

2、划算。將人綁走比殺掉更有價值,“絡”比“誅”經濟效益大得多。從取名的角度看,算是“畢”的延伸,網獵的獵物也包括“人”嘛,而且網獵的益處最關鍵是抓活的,這個特點比“大規模”的特點還要關鍵。

造字本義合乎我口味,再看看現代含義:

1、網狀物。例如,脈絡、網絡。
2、網的動詞。例如,籠絡。
3、纏繞。例如,絡絲。
4、連續。例如,絡繹不絕、聯絡。

這些意思都不差。

最後檢查,有無不良諧音。畢絡,同音詞有碧落、碧螺、吡咯。

碧落:道家稱東方第一層天,碧霞滿空,叫做“碧落”。後來泛指天上。例如唐朝白居易的《長恨歌》:“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

碧螺:少女的一種螺殼狀髮髻。例如宋朝王珪的《宮詞》:“十三垂髻碧螺松,學舞經年後苑中。”

吡咯:含有一個氮雜原子的五元雜環化合物。是血紅素、葉綠素、膽汁色素、某些氨基酸、若干生物鹼及一些酶的基本結構單元,這些化合物具有很強的生理活性與藥物功能。例如,吡咯尼啉是抗真菌抗生素。

沒有貶義詞,畢絡達到我的取名標準。取名完成,“號”也早搞定——蠻不經心,現在考慮“字”。

根據網的形態,我打算取一個表示經緯的字。
首先想到的是縱橫。

縱,從,既是聲旁也是形旁,表示聽從、聽任。


縱金文=(糸,繩索)+(從,聽任),造字本義:解開繩索,聽任被俘被捕者逃跑。

不喜歡這個文字,換一個。同樣有垂直含義的字還有:立、豎、直。 “立”已經被父親大人用了,既然復古取字,就循古,避開長輩用過的文字。 “豎”聯想到“豎子不足與謀”,不合格。 “直”不錯。

直,甲骨文在眼睛上加一豎線
,表示目光向正前方看。造字本義:正視,面對而不迴避。

“直”含義有:

不彎曲,例如直線、直截了當。

公正,例如正直。

坦率,例如直爽。

連續不斷,例如一直。

豎,與“橫”相對,例如橫行直走。



“黃”,甲骨文與“寅”
是同一個字,表示練習射箭。篆文


橫=(木,架)+(寅,練習射箭),造字本義:把弓身平放在弓架上,與地面平行。

身為愛惜弓之人,我喜歡這個造字本義。若是豎著掛牆上,偶爾沒啥,長期對弓是損害。


在中華文化沒有被閹割時,射箭這個技藝是貴族必修課。例如

孔子射於矍相之圃,蓋觀者如堵牆——《禮記》

孔子射箭時,粉絲圍觀如牆。

孔子作為神射手,身材是孔武有力的。後來儒學閹割,睜眼說瞎話把他塑造為一個小老頭。

現在越來越多人開始還原真實的中華文化。


(海報看起來挺靠譜,不過我沒敢看。自從看《赤壁》孫權拿起一把弓,放了空箭,然後說這弓不錯。我就凌亂了,從此不敢看國產電影。即使初玩弓箭的小盆友,也曉得放空箭對弓的傷害極大,可能毀掉一張弓,那麼大製作的電影竟然沒常識)

弓的實用性很強,在古代,弩沒有取代弓。弩比弓有很多優勢,但也有劣勢,換箭速度沒有弓快所以連續發射慢,不能像弓一樣拋射所以射程短,箭矢比弓的箭矢輕影響了動能“強弩之末勢不能穿魯縞者也”。現代熱武器流行,依然有弓的一席之地。玩過槍的人都明白,消音器並不像電影裡效果那麼強,實際上消音器僅僅能讓槍聲從超過自己耳朵承受力,降到承受範圍內,目的是免得自己成為聾子。對於敵人來說,聲音依然很大。例如手槍噪音130分貝左右,消音器能給降低50左右,再加上使用消聲子彈,手槍噪音在50-70分貝左右。連手槍聲音都不低,更不用說噪音更大的別的槍支了。弓的低噪音是槍無法取代的。弓不僅聲音極小,還無光。弓還可以在充滿爆炸氣體的環境交戰。箭矢還可以綁一些物品射過去。跟古代相比,現代的材料進步,弓還多了一些優點,例如從水中撈出來照樣用。力的轉化效率、精度都比古代提高。圖片來源Rambo劇照

總而言之,冷兵器中,我最喜歡的就是弓箭,因此“橫”這個愛惜弓的文字,我喜歡。

另外橫還有不順從的意思,如蠻橫,這一點和我的號——蠻不經心,異曲同工之妙;還有意外的意思,如橫財、橫死等,這一點提醒我保持風險意識,這個世界最不變的就是變,意外是隨時可能有的。

“直”“橫”倆文字定下來,然後排序。 “直橫”不好聽,“橫直”還不錯,同音詞只有“恆指”(香港恆生指數),沒有不好的諧音聯想,就這麼定下來了。名——絡,字——橫直,號——蠻不經心。

包含“橫直”的詩有宋朝王洋的《梅花林》,橫橫直直迷人路,誰知恰是藏春處。



朋友們對這新名字的評價褒貶不一,有的說“一生都在打劫,好霸氣”,有的說“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我認為陰謀是智慧不足,想不到陽謀時的無奈選擇。我崇尚的是陽謀,像下棋,當著對手的面佈置陷阱,沒有藏著掖著,若是看不出來,那是他不夠聰明。

取名也在這個價值觀之內,狼子野心擺到桌面上,不當偽君子,不玩陰的,壞也壞得真實。所以,我不會取個風雅的名字偽裝成另一種人。能作為對手的人,比我還了解我,不是名字能掩飾的。但不配當對手的傢伙一旦多了,也會蟻多咬死象,霸氣側漏的名字是主動當靶子。

所以,我一開始就定下基調——內斂。不去尋根究底時,乍一看蠻秀氣的,以此避開無妄之災。說我司馬昭之心,那是因為已經被我告知含義,先入為主了,這又不是“擄”這種路人皆知含義的文字,一般人誰會見到一個人名就去查造字本義啊。


我要避開的“蟻”只有一種人,凡是不同觀點就視作敵寇的人,這種人之所以價值觀單一,是由於智慧不足以理解多元化,這種人看不下去長文章,即使我寫成文章擺出來,都無所謂;

而智慧夠高的人,即使反對我的觀點,也能夠一笑了之。

能看懂含義的,要么是對手,這種人太了解我,沒必要玩​​文字遊戲糊弄;

要么是學識淵博,這類人能包容我;

要么是對我很有興趣,願意搜索和考證,這類人喜歡我;
要么是我主動告訴,這類人親近我。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