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武術能不能打?

中國武術這個話題,是一灘渾水,不在於觀點如何,只要談論了就是一身騷。談論時,哪怕觀點完全照搬古人,但是表述方式沒有照搬文言,而是用了現代漢語再加上小學生都能看懂的物理詞兒——重心等等,立即就會感受到噴子的人多勢眾。那麼,觀點和表述方式都照搬呢?還是被噴,因為中國的武術流派N多,各個流派觀點不同甚至有些流派之間觀點相反。

不過自己的博客,類似於寫日記,只圖自己高興,不討好別人,於是想寫就寫!

中國武術能不能打?想知道答案,無需去學習武術,就像無需和奧巴馬總統做鄰居,就可以知道他是黑人。中國武術能不能打?無需知道過程,只需看結果。托網絡的福,搜索結果很容易。

搜索之前,先理清思路,能不能打分兩方面,一個是冷兵器實戰,即戰場殺人術;一個是現代競技比賽,這兩者不是一回事。

冷兵器實戰,分陸戰和海戰。陸戰方面,中國武術肯定能打,我這個觀點的理由是,如果不能打,就不是漢族大部分時間佔據中原了。冷兵器時代,除了偏安一隅的民族,能不能打體現在佔據的地盤大不大,富饒與否。漢族和入侵的游牧民族之間互有勝負,但考慮佔據中原的時間長度,還是漢族更勝一籌,這一點說明,冷兵器時代的中國武術,即使不是最能打的,也不是最渣的,至少是中等偏上水平。

海戰方面,中國古代就沒利潤,即使鄭和下西洋,名聲很響,但是算賬是虧了大錢,這個案例還成了海禁的理由之一。不管過程是思想理念的緣故,還是別的,咱只看結果——虧錢了,因此,就算中國武術的水中戰鬥水平很渣吧。

祖先的成績是一回事,是否繼承是另一回事。冷兵器殺人技術在現代,唯有對特種兵還有實際價值,而特種兵的格鬥術無論哪國,都是集眾國所長,已經超脫國界了,因此各國特種兵交流時的比賽成績,不能說明哪國傳統武術能打。硬要比較,只能從民間側面觀察。咱就看看特種兵一般不修習,但是民間尚有愛好者的馬術吧。冷兵器時代的騎兵的戰鬥力很強,對於騎兵,馬術是必修的,咱們就看看中國現代馬術如何吧,奧運馬術三項比賽,中國都是墊底的,連東南亞小國都不如。馬球更是沒落得,唉。速度賽還湊合,有香港。騎射徹底淡出民眾視野,雖然中華民族融合了擅長騎射的民族——蒙古族、滿族等等,可惜現實是,最強的騎射技術目前在匈牙利。

從民間基礎看,中國的馬術民眾基礎極弱,平時看電影看小說,也經常看到露怯,例如國產電影中馬鐙未發明時代,一個個都馬俱齊全,不知道是歷史太渣,還是演員馬術太渣連骣騎都不會。而看老外的電影,哪怕一些小製作,也沒這種大錯誤。再例如國產小說,經常見到猛夾馬腹之類,讓稍微知道點兒騎術皮毛的人都看不下去的明顯錯誤。再看看武術界的兵器,冷兵器時代除了日本等缺鐵的國家,戰場上對付的敵人通常是穿了鎧甲的。對付鎧甲的兵器需要一定重量,重兵器有戰鎚戰斧等,即使較輕的兵器,也不算太輕,例如鐵桿的長槍、雙手大劍。現代中國武術界用的槍是白蠟桿、用的劍大都是單手劍,如此輕飄飄的兵器,讓我懷疑,若是回到古代戰場,能對付鐵皮罐頭麼?這個問題,沒有實驗數據,暫且擱置。不過側面看,中國武術對於對付著甲的敵人方面,技藝失傳程度較高。不像歐美依然有雙手劍愛好者,修習的德意志劍術很針對鎧甲薄弱處。

競技。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各國普遍不同程度失傳冷兵器殺人術,從經濟利益角度考慮,很容易理解,沒有比賽,沒有經濟利益。相較於難以得出結論的實戰,競技結果就一目了然了。不看小範圍賽事,只看國際知名的MMA比賽,諸如UFC、K1之類的。華裔得冠過,但是用的都不是中國武術。結論很明顯了,中國武術不擅長擂台競技。 “身負中國功夫絕技的高手們,是不會出來比賽的。”這些遮羞布,太幼稚。任何領域閉門造車都是不可取的,難道武術就特殊?我認為,承認不擅長競技,絲毫不丟臉。競技和實戰完全不同,哪怕是“無任何限制的徒手格鬥”,也是有限制的,例如不允許著甲和用兵器。

沒有最強的武技,只有最適合當時環境的武技。例如不著甲的情況下,蒙古跤跟跆拳道等相比,腿上功夫笨笨的;可是身著鎧甲時,則明顯是沒有高踢腿的蒙古跤更實際。我認為,有些中國人有種底氣不足引起的病態偽自尊,表面自大到認為中國任何領域都是最強的,本質是自卑。


最後看看“能打”之外的方面,熱​​武器時代,武術愛好者很多都不是為了能打而練。

能看。中國武術的套路優美程度,以武打片的火爆,以及連一部分好萊塢大片都請中國武術指導來看,中國武術的好看程度是頂級的。有人說,這不是成了舞麼?我認為最陽剛的舞,也無法和最柔的武比陽剛。觀賞方面,舞是取代不了武的。

健康。這個問題就兩面,健康和不健康。 (亞健康這個詞是保健品商杜撰,醫學界並沒有亞健康這個偽概念)對於健康的人來說,想要更進一步,想要的就是強壯或者長壽吧。關於強壯,有看起來強壯和力氣很大兩種。想要看起來壯,健美是首選,武術靠邊站。想要力氣很大,武術依然靠邊站,無論是舉重比賽還是大力士比賽,奪冠者從未有採用中國武術訓練方法的。想要長壽,這個問題就難了,長壽是世界性難題,至今研究成果不多。中國武術對此若是有獨到的有效方法,那麼為何最長壽排行榜沒有武術大師的身影?對於不健康,醫學是首選,即使是運動輔助康復,還是現代醫學的運動療法是首選(這一點可惜國內很落後)。若是易筋經、洗髓經有可取之處,那麼精華早被融入現代醫學了,這一點和特種兵的格鬥術一個道理,好東西往往是無國界的。

內涵。這方面,中國武術本身不欠缺,但後來因循守舊氛圍很重,而且務虛,說起話來玄玄乎乎的。我從一篇被內家拳大師推薦的文章摘幾段:

“練正根的內家拳,於身心上首先是延緩衰老。我們練的是先天一氣,道家說先天一氣自虛無中來,它決定了後天精氣神。人衰老,是慾望習氣斬斷了先後天的聯繫,先天不繼,後天消耗,因此就像機器不斷老去了。當你通過練拳或者修道把先後天再次聯繫起來,精氣神源源不斷地輸入,生命就延續了。”

是不是挺玄乎?

“中華武術和西方體育有什麼本質區別?其實就是身心雙運。西方科學沒有深入到精神領域,而中華文化早就把這些都研究透了。有句話叫人定勝天,只有中國人敢這麼說。感天動地,因為天地人是一體聯繫的。”

是不是很自大?誰告訴作者西方體育不在乎內心了?

“心是怎麼回事?你要是琢磨、思考就是後天的功能,這個咱們內家拳不用,使得越多越笨。咱們是後天返先天,讓你用那個不思而得的心。為什麼民國時幾乎所有的形意拳大師都是農民出身?知識分子沒幾個?因為知識分子大腦發達,後天用得太多了。如果是學西方科學的,更加不可救藥。”

農民不琢磨,不動腦?我倒是認為農業這種複雜的事兒,不是傻乎乎的人能玩的轉的。學西方科學不可救藥?舉個知名的例子打臉,李小龍有華盛頓大學的哲學碩士學位。

我認為,內涵方面,不僅是武術,任何傳統領域,傳統的態度是食古不化,都是膽小鬼,只敢複製老一輩,連糟粕也一起復制,不敢有自己的見解。如此一代代積累,不僅沒有在時光中淘汰糟粕,反而越積越多。雖然傳統文化是一場盛宴,可惜是摻了太多沙子的美味,吃這種盛宴還不如吃乾淨簡單的家常小菜。中國人就一定要背起中國傳統文化的包袱嗎?我不是學者,何必辛苦的去淘,有國際通用的各國精華成品,幹嘛要翻舊貨?

BTW:我是李小龍的粉絲,我認為他的武術雖然出自中華武術,但主要是自己的獨有見解,已經是李小龍的武術,李小龍的截拳道,而不是中華武術了。讀李小龍的原著,是否能提升武功先不提,至少不會傷了腦子,不像之前的引用的那些片段目標是往傻了練,。可惜他的神秘早逝,使得他的著作,有一些未完成,一些具體格鬥技術許多只是寫了大綱,好在一些重要思想留下了,看完後反而不覺得未完成是遺憾,因為核心是他的理念,核心寫在前面,已經寫完。得到了漁,無所謂魚。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

摘幾句李小龍的話:

“修練功夫的目的不是致力於擊破石塊或木板,我們更關心的是用它影響我們的整個思想和生活方式。 ”

“要想殺人,最好的辦法就是用手槍,博擊的目的,是把自己的體能和精神推向極限”

“隨著時間的流逝,英雄人物也和普通人一樣會死去,會慢慢地消失在人們的記憶中。而我們還活著。我們不得不去領悟自我,發現自我,表達自我。 ”

“人,活著的人,創造武術的人要比任何已建立的各種武術體系重要的多,也更有價值。”

“當一個人在武技上已日趨成熟,那麼他的形式應是一種無形之形。這種成長,成熟的過程,就如同把冰融成塑造各種形狀的水一樣。只有當一個人武技上沒有了形式,他才能擁有所有的形式;只有當一個人沒有了風格,他才能適應所有的風格。 ”

“一門一派的武術家往往不但不肯直視問題關鍵之所在,反而盲從於所附會的形式及固定的招式。”

“在比較中求進步。我個人認為,中國武術過於保守,過於迷信。如果想發展它,就要摒棄那些沒用的東西。 ”

“我覺得,既然實用是必不可少的,那麼許多傳統但並不怎麼實用的形式就不重要了。我們為什麼要花費這麼多時間去練習這些不重要的形式呢?”

“尤其是美國人和其他西方人,他們崇尚的是科學和效率。他們不相信任何不科學的東西。”

“比方說,中國的功夫小說中描述的內功或輕功,其實都是些神話,但現實中卻有許多人相信或迷信他們,這些東西是不應該大肆鼓吹的。”

“我的意思是說,武術訓練和實戰區別很大。武術必須實用。如果我們練習的武術不用於實戰,我們為什麼要練習它呢?那還能稱作武術嗎?如果練習武術並不能使你自衛,那為什麼學習它呢?你強調武術是為了健身和娛樂,我不同意這種觀點。如果它不能用來實戰,那就不能算作武術。”

“我覺得簡單地練習武術的套路不是什麼好辦法,進一步講,這些套路既浪費時間,又和實戰沒有什麼聯繫。”

“驕傲是人類錯誤情感表現之一,而自尊心是人類基本潛伏意識。驕傲是不正常的,當人想像自己是一個領袖,自己比別人神聖,覺得自己比別人超能力,於是便看不起別人。驕傲使人不耐煩,使人畏縮,驕傲是脆弱的,是敏感的,當我們的信心動搖,或產生自卑感時,驕傲是隔開人和成就的深淵,為了誇耀自己,人會不惜犧牲自己的尊嚴。 ”

“對某件事視作極端毫無價值,這也是勇敢的表現;對某件事視為絕對成功或視為當然時,這一樣是勇敢的表現,但是如果對某件事束手無策的話,那麼便是畏縮了。對敵亦是一樣,只要用信心去鼓舞自發己,縱使失敗,精神上仍是勝利的。”

“別人告訴我說一個天才可以製造自己的機會,事實上,一個人的深切期望不但可以創造自己的機會,甚至可以創​​造自己的天才!”

“截拳道使我們一旦確定了方向即不再回首反顧。 ”

“倘若某門某派教你如何搏擊,你可能會依照著那種指定的方法去全力搏擊,然而那並非實際情形下的搏擊。因為一旦你隨著傳統的模式走,那麼你所了解的便只是老路子,一種'傳統'與'傳統'所造成的陰影罷了——你並不了解你自己。 ”

“欲了解截拳道,一個人必須能捨棄一切形式與派別;甚至也猶需拋卻何者是何者不是所謂的截拳道之念頭。截拳道是無任何形式的,也可以是任何形式的,因其是無派別的,亦可適於任何派別。截拳道能運用各門各法,不為任何限制所限,它善用一切技巧,而一切手段均為其所用。拋棄盡陳腐老不靈的技巧,方可至整注與自由靈活的運用。拋棄思想教條之偏限,讓思想不為思想所左右,不為外物所誘。”

“一個一心求真的人,是不會任何形式所縛的,他只存在於“真”之中。任何實用或適合於你的技術都可以稱之為截拳道。截拳道避免一切的膚淺、不實,而直貫入複雜問題的核心。”

“掌握截拳道並不意味著增加更多東西,而是砍掉非本質的東西。 真理往往蘊含在簡單的動作中,而許多人常欲求更多、更特別的東西,反致對真理視而不見。可謂在追尋中遺失了本來所有的。 截拳道的學習是一種不斷精簡的過程。 消除外在的不實、花巧並不難​​,難的是消除內在的花巧不實,而趨於質樸無華,簡捷直接。”

“這裡沒有太多如何防衛或進攻的內容,而是要你學會如何表達自己……”

“某些知識是局限於時間的,今日是,明日可能否,而求知卻是永往不斷的。知識是由積累結論而來,而求知是一永不停止的動作。學習並非知識之積累,而是一求知的行為,是無止境的。 一個不熟練的人是很難做到靈活自如地表達自我的。”

“由你內心深處消除‘不明’的思維與作用,拋卻一切曖昧不明的意念方可成為大師。”

“我是誰?我是誰?這是很多人反復自詰的老問題。雖然每個人都可通過鏡中的影像看到自己的容貌,儘管他清楚自己的姓名、年齡與過去,對於真正的“自己”,很多人未必都能真正的明白,故而仍舊要問“我是誰”?我究竟是殿堂中的巨人,抑或是封閉自惑的庸碌之輩?我究竟是傲立於天地的大丈夫,還是像在荒野迷途的小孩般內心充滿了恐慌?我們當然不願見到自己如此窩囊,但惟恐現實就是這樣。然而,我們仍可尋回自己所期冀的目標,那些懷著信心去追求卓越的人,靈性將會在奮進堅持中獲得洗滌,那些敢於在逆境中求生的人,顧盼於鏡子的影像時,定能見到自己的真貌。

“什麼是截拳道?我第一個承認:要把截拳道給具體化起來,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與其費力的去解釋截拳道“是”什麼,還不如從反面來證明截拳道“不是”什麼,那就比較清楚得多了。”

“功夫是一種特殊的技巧,是一種精巧的藝術,而不是種體力活動。這是一種必須使智力同技巧相配合的精妙藝術。功夫的原理不是可以學得到的,好像科學一樣,需要尋求實證,而由實證中得到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