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仙俠情結

莫名的愛看仙俠小說,莫名之處在於,我根本不喜歡仙俠小說。我經常只看開頭,最多看一半,然後扔。仙俠不像科幻,科幻是越看下去,越有味道。仙俠是隨著情節發展,下不接地氣,上不接仙氣。可是我還是一本本的看,一本本的扔,究竟想要什麼?


地氣

仙俠,帶個俠字,有個和武俠共同的毛病,人物腦子都一根筋(目前只發現溫瑞安除外)。武俠,我反感其角色都太傻,只要解決了這個問題,我就願意看,比如溫瑞安的小說,我整本的看過一些。而仙俠全都是興盡而返,因為毛病太多了,不僅僅是腦子有病,心也有病。

追名逐利是人類天性,不免俗沒關係,但是群居動物在族群內,都是有規矩的,否則早滅絕了。比如獅子,母獅子負責狩獵,但是帶回獵物,總是公獅子先跑過去吃,既不禮讓老婆​​,也不愛護孩子。如此蠻不講理,為什麼母獅子們不對公獅子群起而攻?

事實是,母獅子是伏擊性質的圍獵,發現獵物群後,母獅子們各就各位圈狀埋伏,在恰當的時機竄出來。母獅子在狩獵過程中,大部分時間是潛伏,小部分時間是驅趕獵物,每一隻母獅子僅跑一小段路程而已。

在母獅子們狩獵時,小獅子們在玩耍,公獅子在吼。因為若是不吼著威懾其餘食肉動物,小獅子早變成點心了。母獅子是趴了大半天,小獅子是玩了大半天,公獅子是大半天不停的吼,累得口吐白沫。

人類社會也只是比其他動物的規矩更複雜而已,沒見識過現實能有一個沒規矩的族群毫無道理的存在下去。俗話說“盜亦有道”,哪怕黑社會,對外破壞社會的規矩,但是黑社會內部有規矩。

仙俠小說呢,濫用叢林法則,對內對外傻傻的分不清。只要是受過教育的人,無論學哪門學科,總應該清楚,任何法則都是有適用範圍的。仙俠作者捧著叢林法則,寫任何部分都是叢林法則,門派內部整天忙著互相搶劫,殺人奪寶。哪裡是修仙教派,連黑道小幫派都會笑掉大牙。


仙氣

仙俠絲毫沒有科幻那種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時空結構乏善可陳也就罷了,畢竟無論西方玄幻還是東方仙俠,作者若是對物理有興趣,就不寫這類題材,而是跑去寫科幻了。可是,腦子沒想像力尚可體諒,心胸也不開闊,就看得味同嚼蠟了。

修真界動輒發展上萬年,可是功法是上古時期好,法寶是上古時期好。我寫博文時,說過歷史並不總是進步的。現實中,社會大環境儘管大方向是進步的,但那是以千年為時間單位而言,若是以百年為單位,看到歷史走下坡路,不足為奇。現實中人生匆匆百年,夏蟲不足以語冰,什麼樣的壽命,什麼樣的視角,視角一味求大,是不切實際。可是仙俠小說的時間觀應該和修真者的壽命匹配啊,幾萬年都是發展每況愈下,這個物種得玩兒完。

還動不動閉關幾十年、幾百年,我就不明白了,現代宅人能宅得住是因為有網絡,修真界不能上網,閉門造車能宅出啥?這一點也就罷了,最扯的是,閉關出來,修真界和世俗都沒有絲毫思想進步、技術進步。既沒有因為閉關太久,一出來就被凡人逆襲,用槍給打殘;也沒被其他修真者在功法和法寶方面甩幾條街。

搞笑的是,女修真者,活了幾百年、幾千年,談及ML還臉紅心跳的。智商受作者智商局限也就罷了,能做奶奶的奶奶的奶奶的人了,還一副小姑娘心態,作者您不噁心呀。

科幻用時間帶來了耳目一新的感受,仙俠把時間軸拉得老長,卻除了用來練級打怪,想不出別的。這是被中國網游帶壞了嗎?養成受虐習慣了?一生的目標就是循環搬磚一輩子?


寫東西,就像在草稿紙演算。寫之前想不清楚的事兒,寫著寫著就想得清晰了。

扒掉這些惱人的缺陷,剩下的就是吸引我的地方了——道家的碎片。可惜只是碎片,例如動不動嚎一嗓子“我命由我,不由天”。不僅碎,沒頭沒尾,毫無體系;而且淺,沒有落實到情節中,主角這樣喊了,可是連“我”都沒有,何談“由我”?既沒有知,也沒有行,更沒有知行合一。

何為仙?何為道?仙俠小說只是剪幾塊布頭,縫在外衣上做裝飾,穿著去窩裡鬥、去搬磚。用道家的自由情懷,誘惑讀者。翻開一看,卻簡直是國產網游大綱。也不知道是否因為稿費太低,作者都夢想著被網游公司相中,才如此迎合國產網游惡俗的模式。

看這些玩意兒,還不如翻出公元前幾百年的舊書看,“北冥有魚,其名為鯤...”比現代YY小說,還要YY,而且YY得有味道。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