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學有毒

近些年,國學開始流行起來。大部分情況下,流行的玩意兒通常品味不高,我認為國學的流行屬於大部分情況。國學裡面有好東西嗎?肯定有,根據辯證法,任何事物都是由矛盾組成,其中肯定是好壞的部分都有,問題是哪種更多。我認為同樣的時間,花在現代的學說上,比國學得到益處更大。我們的壽命有限,因此,一些不算壞的東西,由於佔用了更有價值事情的時間,就成了壞東西。

國學最有活力的部分是百家爭鳴,可惜,一次坑儒一次尊儒,百家沒有了繼續發展的機會。於是,春秋戰國時期,百家那樸素的思想,放到現在來看,隔靴撓痒,遠遠不夠深入。

坑儒,坑的不僅僅是儒,而是坑掉了言論自由。雖然很多儒的思想陳腐,阻礙了秦朝先進文明推廣,但是,因為言論而治罪比文明傳播降速代價高得多。坑掉了腐儒,文明傳播速度更快,但殺雞儆猴,萬馬齊喑,文明再也沒有了新的發展。


漢朝吸取秦朝的教訓,可惜,過猶不及。尊儒的本質和坑儒一樣,都是政府死控輿論。自此,百家死得更透,搶救的機會都沒了。儒走上高台,更像是捧殺,成了沒有活水的一潭死水。

這就是我的觀點:秦朝殺死了百家(含儒家),漢朝把儒家的屍體找出來擺上了神壇,其餘屍體挫骨揚灰。

浩劫不僅僅只有2次,第3次浩劫是元朝,元朝統治者人數少於漢人,因此對漢人多有防範,例如管製鐵器,幾家共用一把菜刀,這把菜刀還要備案。銀樣蠟槍頭,這個俗語就是來自元朝,因為禁止漢人擁有鐵器,唱戲的在需要鐵槍道具時,就用蠟做一個,塗上銀色塗料。不僅僅這些防範,思想上也動了手腳,儒家被洗掉了血性,切掉了肌肉,也成了銀樣蠟槍頭。

第4次浩劫是明朝,家賊難防。元朝作為外族,對儒家動的手腳僅僅是皮肉。明朝作為漢人朝廷,幹得更深入。理學背離了宋朝理學初創時尋求真理的初衷,徹底僵化。明朝的儒家成了一具殭屍,至此開始,有了屍毒。

這就是我眼中的國學,充滿潛力可惜沒怎麼發育就夭折在童年的百家,死後被奸尸又變成了殭屍充滿屍毒的儒家。百家中或許唯一的倖存者是道家。還不確定,只是或許,打算看看再說。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