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素質”教育陰影VS拳擊訓練

向一個說話字字珠璣的好友要博客網址,她說:“前些年被高考作文噁心了,至今沒痊癒。現在除了不得不寫的論文,不寫任何東西。”

哼,國人除了少數幸運兒,大家都被噁心過好麼。高考指揮棒冒充笛子,吹一曲名為《素質教育》的曲子,一竅不通!

馬戲團一樣的學校,馴獸師一樣的老師,家畜一樣的同學,過期飼料一樣的知識。獲得了一點微不足道的知識,卻把與生俱來的好胃口敗壞了。傷害如果發生在成年,結束了就是結束了,不會留下永久陰影。可是發生在童年,儘管數年的高等教育和數年的事業全是盛宴,而且加起來超過12年,依然壓不住童年留下的作嘔感。怨老師麼?靈魂工程師好狂妄的名頭,一個人有什麼權利對另一個靈魂指手畫腳,即使建造出曠世的工程,也是將自己的圖紙強塞給學生,扼殺了學生的自我,何況建的是豆腐渣工程。可是成王敗寇只看高考,誰在那個位置都要這麼做。怨不得人,只能怨勢。那麼怨高考麼?難道你能想出更好的解決方案?存在的,都是有原因的。誰錯了?誰也沒有錯。毫無建設性的抱怨,只是浪費時間。追究原因,不如治好自己的厭食症。

我現在能寫博,全歸功於這些年練拳擊養成的習慣:一隻眼越是被打得睜不開,另一隻眼越要睜得大大的。尚未取勝的選手,沒有自憐的權利。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