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進口貨可以節約財富

進口貨比國貨多了一些成本:運輸費、關稅等,這些都沒有消耗在提升品質方面,因此,進口貨通常不如國貨性價比高。為何我會說,買進口貨就是節約財富呢?

首先看看,我們擁有的最大財富是什麽。轉一則故事,原作者已經被不註明出處的轉載搞得無從得知了。

“在瑞士,嬰兒降生之後,醫院會立刻通過計算機戶籍網絡為他(她)編號,同時,醫院還會將嬰兒的姓名、性別、出生時間、家庭住址等等信息輸入戶籍卡中。由於瑞士的戶籍卡是統一的格式,因此,即使是剛剛出生的嬰兒,也會與成年人一樣,擁有一個財產狀況的欄目。

      有一位南美黑客,他十分羨慕瑞士的社會福利待遇,所以想把自己剛剛出生的孩子註冊為瑞士籍。他通過國際互聯網侵入瑞士的戶籍網絡,並按照戶籍卡中的要求,逐一填寫。看著自己天衣無縫的傑作,這名黑客心滿意足,暗自慶幸自己從此有了一個“瑞士兒子”。

      誰知不出3天,黑客的所作所為就露出了馬腳。令人稱奇的是,發現這個假冒者的人,並非戶籍管理員,而是一位家庭主婦。她在為自己的孩子註冊戶口時,無意間發現前一位嬰兒的財產欄目中填寫的是3.6萬瑞士法郎。她覺得十分奇怪,因為幾乎所有的瑞士人在為自己的初生嬰兒填寫所擁有的財產時,寫的都是“時間”,他們認為,對於一個孩子,尤其是一個剛出生的嬰兒來說,所擁有的財富只能是時間,而不會是其他什麽別的東西。

      南美黑客未曾料到會在這個細節上露出破綻。其實,與其說南美黑客是敗露在隨意填寫上,倒不如講他是失敗在價值觀念上。

      瑞士人對財富的看法,確實有著獨到之處。一個人來到世間,最大的財富是什麽?歸根結底就是他的生命,而生命又是以時間來計算的。”

孩提時,我常用時間換取金錢。經濟獨立後,漸漸的,更喜歡用金錢節約時間。這一喜好,原本是和用哪國的商品無關。轉折點是三鹿事件,我的消費習慣從08年改變,維持至今。

原本,我習慣於盡量購買國貨。我不是愛國人士,這樣做只是出於認為對自己有間接好處。我考慮,如果大部分國民買國貨,同胞賺了錢,消費在國內,循環起來,國內整體經濟提升,每個國民都受益。雖然我不愛國,不會為國家犧牲個人利益,但這種不損害自身,對國家有利的事情,我是很喜歡參與的。當然,我並不因此只買國貨,因為考慮更深一層,若是無條件買國貨,讓應該垮掉的公司存活,就是在惡化國內的資源配置,是誤國。因此,我的消費習慣是,若是質量差距沒有大到對我有損害,我就買國貨。

這一習慣,一直維持到三鹿事件。我看到這個新聞,第一反應是給母親大人打電話,因為出事兒的不僅僅是奶粉,還包括液態奶。我家裏常年喝奶堅持不懈的只有她。母親安慰我說,她沒有喝過出事的這些牌子。我說,尚未檢驗到的牌子,未必沒事兒,因為牛奶的成本比售價高,國產牛奶不摻假是不可能的。母親繼續說,咱青島的企業很厚道,頂多摻水,不會摻害人的東西,放心吧。後續新聞發布的檢驗結果,證明母親說對了一些,琴牌確實三聚氰胺為零。至於是否摻水,咱外行不懂,琴牌對於消費者反饋的“牛奶不夠香濃”,答案是進行了均質,將脂肪大分子打碎,成為小分子,這樣利於吸收。我用google搜索時,確實搜到巴氏殺菌的過程中有均質這個環節,同時也搜到一些可怕的事實:很多香濃的牛奶是加了增稠劑和香精!

這一事件,造成了兩種不同的選擇,母親從此盡量購買青島貨,家用電器全換成了海爾、海信;而這事兒對我沖擊太大,若是防腐劑超標細菌超標之類食品行業本身可能有的問題,我只會就事論一件事;關鍵是三聚氰胺是化工原料(用途為制造熱硬化型樹脂等),圖三聚氰胺板


化工原料出現在食品事件,這不是多少的問題,也不僅僅是質量問題了,震動到了我的價值觀。

我開始反思:我愛國貨,國貨愛我麽?難道我為了喝杯牛奶,就要查一堆資料再買?我買任何一件商品之前,都要查一堆資料嗎?我們納稅人養的檢疫相關部門,都是幹嘛的?都在一個國家,同樣的質量標準,其他地區出事了,青島就能獨善其身?國貨裏面確實有靠譜的,但我沒有那麽多時間去一一辨識,時間就是生命,生命是我最大的財富,不能小刀割肉,就這麽把自己淩遲了!

於是,我開始盡量買進口貨。理由2條都指向一個本質——讓檢驗機構發揮應有作用,節約咱消費者辨別的時間:

1.進口貨既要符合生產所在國的生產標準,也要符合進口國的標準,若不信其中一國,還有另一國。所以,我唯一敢放心購買國貨時,就是出國旅遊期間。我這做法,新聞也證實正確,三聚氰胺事件中,國產的同一個牌子,在大陸賣的就含三聚氰胺,在國外賣的就不含,甚至不用國外,在香港賣的,也不含!

2.不僅有兩國把關,還有一點,不知大家發覺沒有,各國都有一個劣根性,對進口商品的檢驗比本國商品嚴格。這一點,若是對本國商品已經足夠嚴格,則體會不出來。而本國檢驗得呵呵呵,則差距很顯著!所以,我買的進口貨時,連印尼這種不如中國的國家生產的商品,照樣敢買,別看國內的檢疫如此,有關部門對外可不是如此好說話。


新京報2015-3-10《三聚氰胺後遺癥》節選:
2008年9月FDA對中國生產的乳制品“進口預警”(即“自動扣留”,被宣布為“自動扣留”的進口貨物,須經過FDA或FDA認可的實驗室檢驗合格,並經FDA駐當地的分支機構審核認可後,海關方才準予放行,進入美國境內銷售。)。此外,還曾對中國養殖鯰魚、蝦、鰷魚、鰻魚等發布過“進口預警”,事因獸藥殘留物。
三聚氰胺事件引發國外對我國食品質量的不信任,多個國家和地區一度對中國乳制品采取限制措施,加強含乳產品的三聚氰胺檢驗。不過,隨著國內嚴控質量,近年來歐盟、日本等已相繼解除了對我國出口食品三聚氰胺項目的加嚴檢驗,但美國對中國出口食品依然未徹底解除預警,實施“自動扣留”,不按規定執行,就會以“疑似含三聚氰胺”的理由列入到每月拒絕入境名單中。


我在國際貿易行業的同學認為,這麽多年了,美國還揪住不放,因為“疑似含三聚氰胺”自動扣留,屬於帶有歧視性質的貿易壁壘。我作為消費者認為,貿易壁壘不全是壞事!

國家每年在某些日期進行勿忘國恥教育,難道日本侵華是國恥,三鹿事件就不算國恥了嗎?死於南京大屠殺的國民無辜,死於三聚氰胺的國民就是該死嗎?咱們自己神經粗大,記憶力有問題,就不允許人家美國人做事嚴謹、記憶超群嗎?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