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為“蠻不經心”

我的網址Lorac是我的英文名Carol的倒著拼寫,可正可反彰顯Carol自由人的含義。壞處是,我用中文寫博客,吸引到的讀者習慣用中文,卻取了個英文名稱。於是,又取了中文名稱。
蠻不經心將自由人這個泛泛的概念延伸到心靈,還和倒著拼寫的叛逆感相得益彰。(現在覺得發音和英文差太遠,放棄了)

“蠻不經心”的毛坯是“漫不經心”,起因《天獵》的一段話:“我摘取頭顱如同從枝上摘取果子,剖開中空,有蟲數條,分食最後一星果肉。蟲長七寸,被五色,擁百足,吃人腦屙史籍典章,腦髓盡而蟲屎滿。我認出這蟲子是孔子是荷馬是蘇格拉底是你也是他還有我。”由此感觸,我是否對別人的理論過分上心了,於是起個昵稱時刻警醒自己。

成語直接用,壞處是沒有私人辨識度,需要略微改動,還不能改冷僻了。我就考慮,只改動一個同音字,同時,這個字還要有相關的含義。 之所以改掉“漫”,我自認是個認真的人,也認同認真是個優點,不喜歡“漫”帶有的輕慢、隨便含義。我想要的狀態是,認真又不約束心。

喜歡“蠻”這個字,緣起於讀中華歷史,中原總被少數民族征服。我一開始質疑漢文化,後來看了世界歷史,野蠻對文明的征服是個普遍現象,想來是文明發展初期,未和野蠻拉開距離。一旦沈迷享受,被野蠻鉆了空子罷了。我認為文明發展到現在,野蠻征服文明,不可能。但是,對野蠻意誌,心向往之。

談起意誌,想起尼采的《權利意誌》。現代哲學無論是嚴謹程度,還是借用數學符號,各方面都越來越接近數學。我喜歡現代哲學,不太喜好讀老經典。尼采的作品在我看來,歸為哲學,太不嚴謹,我覺得就是文學作品。很奇怪的是,我最討厭讀文學,卻喜歡得手不釋卷。

《權利意誌》也譯為《強力意誌》,尼采把追求力量的強大(權力擴張)說成生命意誌的本質特征,和我的內心強烈共鳴。讓我聯想到“蠻”這個字:粗野,兇惡,不通情理,強悍有力。提醒我避免文明的負面:過分精致,馴服,姑息養奸,嬌弱。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