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忽視的歷史細節:轎子和龍

聊聊兩樣中國特有的東西,一實一虛。

先說簡單的,實物——轎子

轎子,是人擡人的交通工具,只有中國特有。在遠古,必須的時候才偶爾用之,譬如大禹治水走遍全國,很多地方沒有路,當時的車做不到越野。漢唐之際轎子仍不常見,高官貴族主流是騎馬或乘坐馬車。到宋代轎子就相當普及了,當官的通常都坐它,但仍然有少部分高官拒絕乘轎,例如王安石、司馬光等。理由是不能把人當牲畜:“自古王公雖不道,未嘗敢以人代畜”。轎子鼎盛時期是明清兩代,連少量反對聲也沒有了。咦,這一件事中看出,人的尊嚴怎麽越來越不當回事兒了?


說完實物,再說說虛構物——龍

現代中國人自稱龍的傳人,嘲笑西方dragon是長翅膀的蜥蜴,創造了新詞loong。我認為,即使東方龍比西方龍優越,都僅僅是畜生罷了。自稱畜生的傳人,有什麽可驕傲的,這一點相較於西方流行屠龍,龍的傳人落了下風。

我這種想法並非現代人的傲氣,盡管老祖宗拜倒在龍的淫威之下,老老祖宗可沒有!


 圖:傅抱石國畫《河伯》

《左傳》裏一段有趣的對話,明顯表明,咱們老老祖宗們,並不敬畏這畜生。我用現代漢語來復述一番:

魯昭公二十九年的秋天,在絳地(現在的山西省侯馬市)的郊外出現了龍。

魏獻子請教蔡墨(當時蔡墨擔任史官):"從來沒有人能活捉住一條龍,因此大家說龍是動物中最聰明的,真是這樣嗎?"

蔡墨:"你說反了,不是龍聰明,而是人類不聰明,而且,從沒有人捉住過龍,這說法不對。你難道沒聽說過豢龍氏和禦龍氏這兩大家族嗎?"

魏獻子:"這兩家我聽說過,只是不知道他們姓氏的來歷,你知道嗎?"

蔡墨:"這兩家以前都是養龍的。過去有個人,很喜歡龍,把龍的生活習性研究得很透徹,清楚龍喜歡什麽。所以,他拿食物去餵龍,龍都很高興地來吃。一傳十、十傳百,來接受他餵養的龍越來越多,他常跟這些龍玩,慢慢地就把它們馴服了。這是舜統治天下的時代,他就把馴服的龍帶給舜,讓龍來服侍舜。舜很高興,就賜給他一個姓:董,還賜給他一個氏:豢龍氏。(古人以職業為氏的很多,閩粵一帶依然保有這個習俗,例如黃飛鴻的弟子豬肉榮,職業是殺豬,"豬肉"是他的"氏",稱呼方式是"氏" "名",所以叫"豬肉榮"。)豢龍氏從舜的時代開始,子子孫孫繼承養龍的產業。

到了夏朝孔甲統治時期,孔甲聽從上帝,於是上帝獎勵4條龍給他拉車。這4條龍,有兩條是黃河龍,一公一母;有兩條是漢水龍,也是一公一母。可孔甲不會養,找豢龍氏沒找到,養龍到底不比養豬,會的人不多,這可冏了。天無絕人之路,有個跟豢龍氏的人學過養龍技術的人,名字是劉累,來孔甲集團應聘養龍職位。孔甲解了燃眉之急,很高興,賜劉累一個氏:禦龍氏。可惜禦龍氏的技術學得不到位,把4條龍給養死了1條。你猜,禦龍氏把這條死龍怎麽樣了?"

魏獻子:"如果是我,就偷偷把屍體埋了,報告孔甲:上帝說4這個數字不吉利,讓您改用3條龍拉車,所以收走了1條龍。"

蔡墨:"不愧為官場中人,出了事擅長推卸責任,能把事故變成故事。"

魏獻子:"還有一招,對孔甲說:國家在您的治理下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不但老百姓都很感動,就連動物也受了感動,一條龍飛上天空,化為一道絢麗的彩虹。天大的祥瑞啊,昭示著偉大孔甲王朝千秋萬代,統一全球!"

蔡墨:"高明,輕易把壞事變成好事,旁人知道是假的,也不敢反駁。你很有政治前途,我以後得多巴結你。"

魏獻子:"過獎過獎,這不算什麽,這一招去問十個當官的,九個半就能隨口編出。那禦龍氏怎麽做的?"

蔡墨:"他下了廚房,把死龍做成龍肉醬了。禦龍氏可能想拍馬屁想昏了頭,把龍肉醬獻給孔甲吃。孔甲從沒吃過龍肉,吃了後贊不絕口,好上了這麽一口。可是,禦龍氏沒敢告訴孔甲:他吃的肉醬是給自己拉車的龍。一條龍吃完了怎麽辦?禦龍氏不敢再殺一條,三十六計走為上,溜走了,逃到了河南省魯山縣一帶。"

魏獻子:"以前龍在人類的生活中,現在怎麽見不到龍了?"

蔡墨:"萬物都有管理的官吏,管養豬的官吏職責是讓豬長得更肥,管種田就得提高糧食產量,失職就會丟官。就拿養豬來說,官吏盡職則豬才會越來越多。如果官吏們都玩忽職守,養豬場全荒廢,那麽想要吃豬肉,找一頭豬可就難了。"

魏獻子:"可以來找我啊。可以來我家吃,我家不缺豬肉。"

蔡墨:"養豬場都荒廢了,殘存的豬沒人管,都逃到荒僻的野外了,就不容易找到了。而龍是水生動物,水官玩忽職守,水中事務無人管理,龍逃入汪洋,就難以捕捉了"

魏獻子:"你說的都是真的麽?"

蔡墨:"你看《周易》,爻辭裏‘潛龍勿用’,‘見龍再田',‘飛龍在天',‘亢龍有悔',‘群龍無首',‘龍戰於野',這不都是描寫龍的姿態麽,如果古人不是經常見到龍,能如此熟悉嗎?"

這個故事對龍的講述,是真是假咱們不考證了,關鍵是其中透露出的態度,明顯是把龍作為畜生,而不是神獸。雖然少見一些,但肯定不是用來崇拜的圖騰。不僅這一個故事,《莊子.列禦寇》講過屠龍術的故事,

《聊齋誌異》卷五也講過吃龍肉的故事,鳳髓龍肝等成語,“天上龍肉,地下驢肉”這些俗語,也表明咱們的老老祖宗們沒對這些畜生頂禮膜拜。甚至神話傳說的神仙體系中,龍王的地位明顯是墊底的。重要職位都是人類成仙成神擔任,披鱗帶角的動物們成仙成神,都是擔任底層官職,比如《西遊記》裏,龍王僅僅是下雨不夠精確,就被斬首。若是地位高,這類罪肯定罪不至死吧?

只是畜生罷了,後來,怎麽就被繡上了皇袍,成了皇室象征,這幫人腦子秀逗了麽?不懂他們的想法。我猜是後來的皇帝沒有文化造成的,比如漢朝之前的皇袍,每個王朝按照水木金火土的順序循環使用5種顏色。

到了漢朝,開國皇帝是個大老粗,不懂這些,顏色順序就亂來了。龍成為皇室象征,和顏色亂來一個道理。皇室開始尊龍是元朝開始的,不光大老粗了,還是蠻夷。龍在元朝之前,並不是皇室專用,於是統治者無法完全禁絕民間使用(元朝之前,龍是和小貓小狗一樣隨便用),就采取了變通的方法,創造發明了龍的三六九等,皇室壟斷爪子是5個指頭的龍。明朝開始,無論爪子是幾個指頭,都被老朱家壟斷。反正這幫尊龍的,不是蠻夷就是流氓,看來太拿龍當回事兒不是有品味的行為。

聽一些國學大師說過,中華文化是割裂的,簡直不像同一個國家的文化。我深表贊同。

讓我們來看看,尊龍之前,皇袍的圖案是什麽。皇帝這個職位,始於秦始皇,之前稱為天子。冕服(古代禮服)早在夏商兩代已有,周朝在其基礎上發展出完備的章服制度,並成為後世的典範和源頭。十二種章紋(即12種圖案),天子用12章,公爵用9章,侯爵7章,伯爵5章,以示等級。

“日”即太陽,太陽當中常繪有烏鴉,取材於“後羿射日”等神話傳說。

“月”即月亮,月亮當中常繪有蟾蜍或白兔,取材於“嫦娥奔月”等傳說。

“星”即天上的星宿,常以幾個小圓圈表示星星,各星星間以線相連,組成一個星宿(你可以理解為星座)。

日月星取其光明,象征人君之仁德普照四方。

“山”即群山,其圖案即為群山形。取其穩重的性格,也有說象征安定天下。

“龍”為龍形。取其變化,善於隨機應變之意。

 “華蟲”,華蟲者,謂雉也(《禮記·王制》孔穎達疏)。你可以想象為一種野雞,也可以理解為鳳凰。取起華彩(文采)也有的說是取其耿直的本質

 “宗彜”,即宗廟祭祀的酒器,2只,常分別繪有虎與蜼(一種長尾猿猴)。虎取其勇猛,猿取其智,也有說取其孝(住在樹上,長者居上,子孫居下,傳遞食物時由上而下)。

“藻”即水藻,為水草形。象征品行冰清玉潔。

“火”即火焰,為火焰形。象征光明磊落。

“粉米”即白米,為米粒形。取其“養人”。

“黼”斧頭,刃白身黑。取其“割斷”做事果斷之意。

“黻”是黑青相次的“亞”形。正反兩“弓”相背,取其背惡向善。也有說象征君臣合離,還有說象征辨證看待問題的智慧。

圖爲漢武大帝劇照,可以看到這正劇比戲說靠譜許多,至少服飾沒鬧笑話。

大家可以看到,一開始龍是和大米、水草等圖案,放在一起的,大小並不特別凸顯。元明清越來越大,其他圖案越來越小。越來越拿著畜生當回事兒了。

諷刺的是,龍象征變化,最尊崇龍的明朝,卻最食古不化。

一年后再看舊文,現在覺得沒有東西是中國特有的。轎子,如果忽略款式,隻考慮拿人做畜力這個本質,那麽任何文明在落後時期,都幹過;崇拜動物圖騰(澳洲那樣把袋鼠印在徽章上,還吃袋鼠肉,不算崇拜,或許叫做炫耀特產),也是任何文明在落後時期都有過。沒有一直進步,進進退退,也是任何文明都這樣。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