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男人頭上戴花,現代反而不敢了?

前幾天,一做策劃的朋友說,七夕想搞個有爭議的活動。

聊了一會兒,弄明白了,有爭議,才能激起討論。有討論就有人氣,然後~賣鮮花餅!


對她的這個思路,我是佩服+新技能get;

對於她選的主題:女權和直男癌撕逼,倒是不贊同。

我認為,直男癌的大腦是死亡的,根本不會去思考這些問題。這個主題只會挑起正常男女的​​對立,不是個好主意。男權女權並不是此消彼長的關係。事實上,很多男士也是女權主義者,因為女權不僅沒有讓他們的權利變少,反而解除了很多桎梏。


然後,我腦洞一開,想出個有爭議的主題,抓住的是中國人的愛面子和送禮習慣,七夕肯定要送女友禮物。但是,被否了,就貼出來拋磚引玉:



唐宋時期,男人頭上戴花,稀鬆平常的事兒~

為什麼現代男人不敢?

難道社會風氣不是越來越開放,而是越來越保守嗎?

與古代漢子相比,現代人身體孱弱,男人第二性徵越來越少,大部分人男人木有胸肌、木有腹肌,心虛得很,於是就給自己設定出條條框框,故意和女人行為不同,身體和女人差不多,那麼就用行為來區分性別!何其荒謬!


長期活動:你敢插,我敢捧!

相貌堂堂,身材雄偉者,自拍頭上插花照,並發布社交網站,被瀏覽一萬以上,即可獲得真男人獎。

獎品是什麼?用錢能解決的,都不算事兒!我們會這麼俗麼?獎品是榮譽!

獲獎的漢子,網購自本公司任何商品,都特別包裝帶有“男子漢”標識。被轉載三十次,追加等級:宰相之才。網購自本公司任何商品,在男子漢標識的基礎上,再加“雄才大略”標識!

附史實《四相簪花》


男人戴花,唐已有之,發展到宋代,不僅成為普遍風氣,甚至成為上層社會身份的標識、等級的象徵。每逢重大節慶,例如郊祀回鑾、宮廷會宴和新進士聞喜宴等,皇帝都要賜花給臣僚。

宋仁宗慶曆五年,韓琦任揚州太守,官署後花園裡盛開了一朵“奇芍藥”,分開四岔,每岔各開一朵花,四朵花很特別,花瓣上下都是紅色,中間卻有一圈黃蕊,所以花名“金纏腰”,又叫“金帶圍”,很是罕見,傳說,出現了這種花,就要出宰相。宴會時,韓琦把四朵“金帶圍”摘下,邀請王珪、王安石、陳昇之三人,四人各自簪戴在頭上。比這朵芍藥更奇特的是,民間的傳說居然應驗了,隨後的三十年裡,四個人竟然都相繼為相。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