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價值觀結構——從《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延伸開

電影《阿黛爾的生活》(La vie d'Adèle)是改編自法國作家朱莉·馬洛的漫畫《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Le bleu est une couleur chaude)。本篇不談電影,評論原著漫畫。


我沒有找到作者公開解釋主題,我認為的主題是價值觀。我把人分成兩類:寶劍和卵石。艾瑪顯然是寶劍,越磨越鋒利。可惜阿黛爾既不是寶劍也不是卵石,由於沒有找准方向,她既沒有磨鋒利,也沒有磨圓滑,她只是在生活中被磨損殆盡。比如,面對同性戀遊行,艾瑪積極參與並樂在其中。阿黛爾既不願意參與,也沒有持無所謂態度,而是對同性身份帶來的一系列氛圍煩惱。對各種事情的態度,她一直在兩種選擇中磨來磨去,而不是乾脆的選一個。

說起分類,拋開漫畫,談談國內LGBT圈子中的倆名人:李銀河和金星。

李教授說自己是直人,這句實話惹惱了一部分人。一些人分不清中性化的女人和跨性別之間的區別,所以指責李教授虛偽。我認為,如果她說自己是同性戀,雖然能取悅一部分人,但是作為學者肯定不可以這樣概念不清。那麼圓滑的做法就是,說愛一個人無所謂性別,這類模糊的話。我這閱歷比她淺的人都能想到,她不至於想不到,可見是故意露一露鋒芒。看作品,倒是沒發覺,她竟然不是卵石,而是重劍無鋒,乍一看沒有鋒芒,其實很鋒利,只是思想有厚度有寬度,對比得鋒芒不顯眼。多角度觀察才能察覺鋒芒。


以商人的眼光看,她顯露鋒芒相比圓滑,雖然粉絲少了,但是沒有利益損失。因為失去的是一些文化層次較低的粉絲,這類粉絲本來就對學術沒興趣,既不會主動關注她的動態,別人說起她,也只能泛泛的附和一下而已。少了這些粉絲,對李教授一點影響都沒有。

我來說說,因為李教授說自己是直人,就反感她的人,有多幼稚。

支持同性婚姻的人很多很多,可是寫成《同性婚姻提案》並且擺到了政客們的桌上,這樣的人有幾個?大陸只有2個!第一次同性婚姻提案由梁啟超提出,包含在戊戌變法中。第二次同性婚姻提案由李銀河向全國兩會遞交。年年被否,年年提交,到現在十五個年頭,期間只有兩次因錯過時間沒有提交成功,以及2003年由於缺乏足夠的附議人(30位代表)而未能成為正式議案。已經堅持了十五年,還承諾繼續堅持,除了她還有誰做到這個程度?對同性群體的誠意還有什麼可懷疑的?她是同志,還是直人,與大家的利益毫不相關。而提案是關乎大家利益的,即使被否,每次被否都引發熱議。

為什麼需要年年引發熱議?很多民意調查顯示,60%民眾贊成同性婚姻合法,搞得大家以為提案被否,好像是政府的責任。有點兒統計學常識的人,都會發覺漏洞在哪裡——不贊成的人通常沒興趣參與調查。所以,我認為這件事的關鍵不是政府態度,政府的態度只是民眾態度的顯化而已。引發熱議,學者們理性的支持理由被新聞呈現在大眾視野中,如此年年不斷的一點點撬動觀念,終有一天會量變引起質變。這就是李教授對同誌群體的關懷,並不是說說而已,是年年湊齊至少30名人大代表提案,即使被否,也成為新聞,推動風氣。


金星。我現在很驚訝的把她歸類為卵石。起初微博關注了她,但是由於對舞蹈沒興趣,平時沒點開看。只是覺得她這種有勇氣選擇性別的人,思想會合我口味,或許未來有舞蹈之外的作品,我可以等著買來看。果然,最近看微博,她做脫口秀節目了。興沖衝找來視頻看了幾期,卻讓我大失所望。所謂的毒舌只是言語的小機鋒而已,價值觀明顯是傳統中的正統。這一點,只能怨我沒先看看關於她的採訪,她自己早已說明白。

我並不認為傳統思想不好,我只是認為,構建自己的價值觀的材料,並不是“好”就可以,還得搭配,否則會搭建出豆腐渣工程。傳統達成了平衡,現代達成另一種平衡,選擇哪一種都不錯。最衰的是企圖融合,妄圖獲取兩者的優點,並且摒除缺點。若是做到了,是天才。做不到,則累得要死,雖然不一定像《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中的阿黛爾一樣磨損殆盡,但也一樣不是輕鬆愉快的人生。舉個例子,國內好多女性都家庭觀念傳統,事業觀念現代,於是,喊累了吧!金星的純粹傳統,從做人的角度看,是個明智選擇。只要純粹,傳統和現代選哪個都明智。可是以商人的眼光看她的選擇,我覺得錯位了。傳統的人們,是很崇尚“天然”的,無論她本質多麼傳統,傳統人士很可能揪住她後天選擇性別這一個小辮子,不認同她是同類。而對於她的性別讚賞的現代人士,則不欣賞她的傳統思想,因此對她的作品就沒興趣了。比如我就取消關注了,無論她多麼睿智,我怕自己的價值觀渾濁,不看相反價值觀的作品。

從市場定位的角度考慮問題,是我的商人本能發作。她們都是在做喜歡的事,或許根本沒考慮過好賣不好賣。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