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竟然用百度! ! !

本文說的是百度搜索,百度的其他產品不討論,因為一個集團的不同產品通常是不同團隊在做。之所以說“百度”,不說“百度搜索”,是因為現在國內“百度”已經是搜索的代名詞好幾年,比如不說搜索一下,而是說百度一下。

有些事,我很無奈的隨大流了。比如“2012年11月3日,騰訊宣佈在裝有360軟件的電腦上停止運行QQ軟件,用戶必須卸載360軟件才可登錄QQ,強迫用戶二選一。”

我習慣用更老牌的殺軟,所以從來沒用過360,但看到新聞,就不想用QQ了,因為一家公司有什麼權利可以管我用什麼軟件!結果是,我棄用QQ的努力失敗了,因為大家全都在用。現在即時通訊領域國內只有QQ和微信,都是騰訊的產品。幸運的是,搜索的領域,百度還未一手遮天,至少還有必應,還有雅虎等。

我不管其他人是否集體無意識,我只管好我自己,我在乎“我是我。”所以我從來不用百度搜索,即使不方便翻牆的時候,我用的是必應bing.com。不知是否由於谷歌這事兒殺雞儆猴給嚇著了,必應對於搜索結果閹割得比百度嚴重得多。那麼我為何寧可用必應?因為有一件事的優先級,比搜索結果的多寡更重要!那就是中立態度。如果一個搜索引擎收了錢,所以故意只呈現某些觀點,或前十幾頁只呈現一些付錢競價排名的網站,咱們就會被不知不覺洗腦。我引用的下文,就是一個案例。這只是冰山一角罷了,因為不是所有領域,都有充滿正義感的人去較真。所以,這不是同性戀的事兒,是關乎全部領域(例如,CCTV《新聞30分》曾經2次報導過“百度競價排名中虛假醫藥網站欺騙消費者”),你是否願意被洗腦,你還是你嗎?


附上那則新聞全文

《同性戀者訴百度矯治廣告侵權 法院立案》

【財新網】(記者 藍方)

因認為百度公司涉嫌發布和推薦虛假“矯治同性戀”廣告,侵害同性戀者合法權益,同性戀者小振將將投放廣告的重慶心語飄香心理諮詢中心(下稱心語飄香)和發布廣告的百度公司一併告上法庭。

  在百度搜索引擎裡輸入“同性戀”,出現的第一條結果,一度是重慶一家心理諮詢公司“矯正治療同性戀”的商業廣告。但同性戀在十幾年前就已不再列入精神疾病醫學分類的名單,被認為是無須矯治的正常性向。 5月13日,海淀區法院對小振的訴訟正式立案。

  作為同性戀者,小振長期以來遭受來自社會和家庭的多方壓力​​。 2013年8月,他在百度搜索中鍵入“同性戀”“同性戀治療”,第一條搜索結果便是心語飄香的廣告。甚至輸入“淡藍”二字,也會出現這條廣告。

  小振致電諮詢後得知,心語飄香確實在進行“同性戀治療”這一業務,一次性收費3萬元。多方壓力下,小振於2014年2月前往心語飄香“治療”。心理諮詢師對其進行了催眠和電擊。

  這一治療方法讓矯治者選看同性的性感照片、模型、錄像等材料,或幻想與同性相處的性感情境。當受治者產生性高潮時,治療者立即對其註射引發噁心嘔吐的阿撲嗎啡,或者對其生殖器官進行電擊。

  然而,治療並未讓小振變成異性戀,反而承受了更大的精神壓力。小振隨後了解到,所謂的“同性戀矯治”不過是不良商家的虛假宣傳。

早在1990年5月17日,世界衛生組織已正式把同性戀從當時的疾病名冊中移去,這意味著聯合國和世界衛生組織都不再視同性戀為任何的疾病或不正常,同性戀不需要任何的治療,是人類性向中一種正常類別。 2001年4月20日,第三版《中國精神障礙分類與診斷標準》(CCMD-3)也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名單中剔除,實現了中國同性戀非病理化。

小振認為,正是一些機構利用人們對性少數的不了解和歧視進行虛假宣傳,使得許多同性戀者及家長上當受騙,讓同性戀者接受所謂的“矯治”,不僅造成經濟損失,更帶來精神和肉體的傷害。小振因此將心語飄香告上法庭,一併起訴推廣、發布其虛假廣告的百度。

  博揚律師事務所公益律師李英傑分析,《廣告法》第四條規定,廣告不得含有虛假的內容,不得欺騙和誤導消費者。如果有證據證明心語飄香在網絡宣傳中故意把同性戀病態化並且藉此宣傳自己的療法以牟利,則明顯屬於虛假宣傳,侵犯了消費者的知情權和身體健康權。而百度通過收費進行網絡推廣,實際上扮演了廣告法裡廣告發布者的角色,依據規定也應依法承擔連帶責任。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