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肯定是男同——諷《達芬奇密碼》

來源於小說的電影,通常詬病無數。再現原著還是改編?我認為導演選擇再現十分明智,改編通常用於三流小說,或者老掉渣的一流小說。這種新鮮出爐的一流小說,改一改提升空間極小,還容易搞砸,明顯不如再現穩妥。

把一本書用三小時重現,忍痛割愛刪刪減減,真不是人幹的活兒。電影推理過程明顯比原著簡化許多,不過,輕輕鬆松觀賞美女回顧原著,不失為一件樂事,要不是對女主的還原不符合原著,大方給個5星未嘗不可。原著中女主角無論是智力值還是武力值皆和男主相得益彰,蠻符合隱修會的男女平衡思想。

而電影卻是動腦子男主上,動武力還是男主上,女主躲在男主手臂後面,暗淡無光。這種簡單粗暴的所謂再現,令電影失去了一半的光彩。餵,導演,你是男同性戀麼?別裝作不知道至少有一半觀眾喜歡看美女。



不知道偶們對花瓶已經審美疲勞了嗎?不知道女性美是源自智慧麼?不知道話,原著作者給女主起名蘇菲,詞根明白告訴你是智慧了呀!請這麼讚的女演員,就給她這點兒發揮餘地?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懂麼?導演不曉得跟達芬奇學著點兒呀,同樣是男同,差距也太大了吧。

電影和小說,表現手法是兩回事,小說的許多元素並不適合用電影來表達,比如,知識,小說並沒有用乏味的備註形式,而是佐料一樣讓故事滋味豐富。我覺得小說必看,電影嘛,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啦。跟著電影溜一圈,腦補一番,未嘗不可。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