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象化的鎖鏈——評《永恆》

  一開始,倆主角對鎖鍊是欣喜,只要帶著作為懲罰的鎖鏈,就可以堂而皇之的犯了錯還繼續待在受害者的宅邸,地位、經濟一切如常,沒有損失只有獲益。
  
  然後,是厭惡加恐懼。女主厭惡鎖鏈的同時,又害怕失去鎖鏈的束縛,會被拋棄。這時,女主才是真正的鎖鏈。

  
  接著,男主也害怕打開鎖鏈了,寧可用槍自殺,也不試圖用槍打開鎖鏈,是對愛情疲倦了麼?或許還在愛著,否則不會打算自殺,而不殺對方。但是,愛情並不是生命的全部,太多太多被愛情糾纏掉的東西了,累了。女主的自殺毫不突兀,與其是出於愛,不如說是出於對愛的絕望。

  
  怪蜀黍贏了,或許,他並不想贏,更想看到自己輸,讓自己也燃起憧憬。可惜,一切就像棋盤上的心算,一切都在預料之類。

  
  熱戀時,什麼都是美的,女主愛男主孩童般的純真。只是,忘記了任何事物都有多面性,孩童有乖寶寶的一面,也必然有熊孩紙的一面。男主愛女主的感性、優雅、有思想...殊不知感性的人必然有任性的時候,優雅的人必然很麻煩,有思想的傢伙有時鑽牛角尖。事物有兩面性,一條缺點對應一條優點,同樣,優點也對應著缺點,逐條對應。

  
  鎖鏈,只不過是加快了進程。一切的缺點,終將在更多的接觸中逐步顯露,保持距離也只不過是減慢了進程。蜀黍說了一套保持距離的格言:柱子必然分立兩邊神馬的。有用嗎,還不是半年就換女人?就像現代的周末夫妻,只在周末見面,給雙方留有足夠的空間,保持神秘感,新鮮感,最後,也只不過比普通情侶分手晚幾個月。
  
  愛情本身就不是永恆的,任何鮮活的事物都不是永恆的,除非,死了。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