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天然”的迷信

買戶外驅蚊產品時,滿眼都是糟點,於是寫了本文。

對於往皮膚上塗的驅蚊成分,我一直使用驅蚊胺(DEET)

“在阿拉斯加州的一項實驗中,穿有塗有氯菊酯的衣服,暴露皮膚上塗著30%的DEET的志願者,在8小時中,平均每小時被咬1次。如果只採取DEET或氯菊酯一項防護,這個數值分別為每小時4次和78次。最可憐的是沒有任何防護的對照組,平均一小時被咬1188次。”

而國內貨架上,滿眼都是“不含驅蚊胺”、“純天然”之類的詞彙,少數含有驅蚊胺的產品,含量最高只有10%。本來10%也能湊合用,可是標著有效防蚊6小時,讓我感覺虛偽。關於驅蚊胺的含量和有效時間,有大量的實驗,網上可以輕鬆搜索到實驗結果:濃度<10%,驅蚊時間<2小時;10-20%3-4小時;20-40%4- 6小時。

更虛偽的是六神驅蚊花露水,“不含驅蚊胺”、“中草藥”、“安心7小時”。


反正我安心不了。六神驅蚊水不含驅蚊胺,含有的是驅蚊酯(I​​R3535),國內縮寫不同於國際,是BAAPE。我查到一些關於驅蚊酯的資料:

“DEET用於驅蚊已經有將近60年的歷史,是研究和應用最廣的驅蚊成分,至今在安全性和有效性方面仍是其他產品的“參考標準”。美國兒科醫師協會認為2個月以上的寶寶就可以使用DEET含量在30%以下的產品。所以,只要是購買正規廠家產品,嚴格按說明書使用就是安全的。在美國,適合噴塗在裸露皮膚上的驅蚊液成分除了避蚊胺,美國疾病控制中心推薦的驅蚊液成分還包含羥基乙哌啶羧酸異丁酯(PICARIDIN)、檸檬桉葉油(Oil of Lemon Eucalyptus)、伊默寧(IR3535,也就是驅蚊酯)以及用於衣物上的殺蟲劑氯菊酯(Permethrin)等。中國市場上的驅蚊產品也多以這些成分作為驅蚊主要成分。”

“驅蚊酯,通過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研究表明,其對人體健康無副作用,同時,美國環境總署的研究報告也指出,驅蚊酯雖然是合成產物,但其安全性等同於天然物質,完全達到並優於國內對化妝品的有害性要求,對包括嬰兒和兒童在內的所有人群均安全。”

驅蚊酯的安全性高於避蚊胺,棄胺選酯未嘗不可。不過驅蚊酯含量4.5%,竟然宣稱“有效驅蚊7小時”,引起了我的懷疑。還是網上輕鬆查到資料:

“《新英格蘭醫學雜誌》2002年發表的實驗報告,20%濃度的DEET驅蚊234分,6.65%濃度驅蚊112分,而7.75%驅蚊酯(I​​R3535)只能驅蚊23分。”

很明顯,驅蚊酯含量4.5%貢獻的持久度肯定是20分鐘之內,那麼餘下的6小時40分鐘從哪裡找呢?我搜索六神配料表的天然成分們,這時資料就不好找了。

“在美國,驅蟲劑可分為兩大類:需要註冊和無需註冊的。需要註冊意味著驅蟲劑製造商必須向美國環保署(EPA,th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提交數據證明這種成分是安全有效的,經過環保署批准後才允許產品向市場發售。需要註冊的驅蟲劑包括合成的驅蟲劑,例如避蚊胺(DEET)和埃卡瑞丁(Picaridin),還有少數天然提取的成分,包括檸檬桉葉油(lemon eucalyptus oil)、PMD和伊默寧( IR3535)。美國疾病控制中心(CDC,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推薦使用含有這些成分的產品預防蚊蟲叮咬和疾病傳播,康涅狄格州(萊姆病的發現地)的健康專家推薦其中的一些預防蜱蟲叮咬。需要指出的是,如果某個產品經過註冊,就可以在標籤上找到環保署的註冊號。無需註冊的成分歸屬於聯邦殺蟲劑,殺菌劑,殺鼠劑法第25章節,授權環保署制定農藥包括殺蟲劑的規範。其中列出31種活性成分,這些成分無需註冊,是因為這些成分通常被認為是安全的。不過,由於這些成分不需要註冊,所以沒有正式的測試效果,意味著很少有證據證明它們的效果。大部分是精油或者常見的食品成分。有時候,無需註冊的產品可能含有類似的字眼:“100%經過環保署批准的天然油。”這只是意味著環保署認可這些油的使用安全性;不過這並不意味著環保署說它們可以驅蟲。”

很多天然成分的安全性是得到認可的,可是有效性沒有。查了一些資料,大都認為天然成分揮發性太高,需要反复塗抹才可能生效。總之,老外的主流驅蚊產品是“天然”缺缺。好在我習慣購買進口貨,對疑點重重的國貨,查著玩玩罷了。選進口貨輕鬆了許多,4%——98%的避蚊胺,任君選擇。

驅蚊產品這事兒,讓我感到好笑,難道在中國人人都是孕婦? !怎麼就對避蚊胺這麼恐懼,美國人2個月以上的嬰兒就敢用30%的,中國成年人卻一點都不敢用。甚至連驅蚊酯這種國外不限孕婦和嬰兒使用的成分,都很小氣,國貨普遍含量5%之內。鮮明對比的是,對天然成分一點警惕都沒有。

“很多人一聽到網絡傳言說驅蚊花露水有農藥,立刻決定去海淘國外產品。其中,最出名最深入人心的莫過於“紫草膏”了。一些賣家甚至把它誇成了能入口的萬能靈藥。但實際上,它在美國是被歸為戶外用品一類的,相當於中國的清涼油。它主要是用於提神醒腦、緩解疲勞,使用人群是2歲以上,每日最多3~4次,2歲以下使用要諮詢醫生。它裡面的主要成分是紫草科植物(COMFREY),曾經被作為口服補充劑被廣泛使用,但後來FDA發現它有肝毒性,因此取消了口服劑,只有外用的藥膏還能銷售。法國甚至連外用劑型(藥膏)都禁止銷售了。外塗要避開有破損的皮膚以避免肝毒性。因此,沒有相關語言和相關專業知識的話,海淘,可能淘來的是另一種傷害。”

很諷刺吧,身為成年人,不敢用2個月以上可以使用的東西,卻對2歲以上才可以不用問醫生的東西放心使用。

為什麼中國總是下意識的感覺,天然=無毒?為什麼其他國家的人對天然成分保持應有的警惕?中國人頑固的天然情結怎麼來的?我找不到答案,只能找到一堆中國人天然情結的現象。

中國很多人信任中藥,認為中藥無副作用。事實是,任何一家正規醫院的中藥房(不要問藥店,你懂的),問藥劑師這句話“目前大約有90%以上的中藥毒性、毒理未能被掌握。”藥師們都會告訴,這是真的。

國內老饕們不少認為,野生動植物很有營養。是否有營養,我不作為主要考量,因為這年頭大家通常是營養過剩。野生動物有更多的病毒、細菌、寄生蟲,這個問題顯而易見吧?大家為何不考慮?好吧,可以長時間高溫烹飪殺死寄生蟲。那麼考慮一下好吃嗎?家畜都是被咱們的祖先,一代代選育的。育種時對於用來吃的品種,一個家畜是否有資格留下後代,它的味道是否合乎人類口味是個重要指標。而野生動物不是生來就給人吃的,它們的族群一代代優勝劣汰時,根本不考慮人類的味覺。反正我吃著的感受是,新鮮的海豚肉是臭的,野雞肉很柴... ...野生動物根本不如家畜好吃。對於植物呢?野菜同樣不是生來為了給人吃的,雖然味道不錯,不像野生動物難吃。但是野菜的草酸比蔬菜多得多,和食物中的鈣結合可能形成腎結石。烹飪時要過沸水等手段去除草酸,一番折騰,維生素流失不少,所以,我認為吃野菜也就是換換口味,對於健康沒啥幫助。

我認為,天然情結本質就是無知的自作多情。自然的中心是什麼?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肯定不是以人類為中心,每個生物生存的目標並不是取悅人類。只有人工選擇的天然物質,以及人工合成物質,才是以人類為中心的。

對於天然,發達國家的人就更理性一些,不僅是對於驅蚊水、藥品、食物這些實用的東西,對於涉及情調的東西也同樣如此。比如,沒有任何一款大牌香水以天然為賣點。事實是,若是天然物質的氣味更佳,就採用天然。若是合成物質的氣味的與天然相同,或者更好,就用合成。大部分名牌香水的天然成分是10%左右。不知道對於香水,中國沒有本土名牌,是否因為大陸調香師都被“天然”一詞束縛了創造力。總之,我作為消費者,購物時明顯感覺到國產商品被“天然”束縛了手腳。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兒,誰叫中國消費者大都有天然情結呢?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