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階層——評《阿黛爾的生活》

我看電影的方式在改變,前些年只看節奏緊湊的電影,現在偶爾肯慢下來;前些年對於原著和電影只會二擇一,現在喜好立體賞玩二者的不同。

這部電影節奏完全和日常生活相同,不僅節奏,各方面都寫實,演員並不驚艷,素面朝天,典型的法國片——夠真實。有人說性太多,誇張了。

我想說這話的可能是男人,《金賽性學報告》指出,平均來算女人的性能力是男人的兩倍。對蕾絲邊來說,這部電影的性並不誇張,夠真實。

不過,我並不認為這是一部拉片,同志並未作為目的,而是作為讓主題清晰的手段。試想,如果艾瑪是男人,恐怕大家的注意力會放在道德批判,認為他始亂終棄。同樣的國籍、同樣的性別、同樣的年齡... ...各方面的相同,只是為了清晰的呈現一個不同:階層。導演公開表示,這部電影的主題是階層。即使他不說,也很明顯了。原著作者沒公開漫畫的主題是什麼,但我在漫畫中絲毫沒有感受到階層。

階層是什麼?

不是權力。畫家和幼教的權力多寡並沒區別。

不是金錢。或許國人印像中,畫家有錢。比如博客裡看到的畫室照片,總是空間夠大。實際上,大家搜搜地址就明白,都是地價便宜的地方,舊廠房或倉庫​​改的,當然夠大。法國畫家的情況呢?通常高福利高稅收的國家,各職業收入差距不大。選擇不同職業,考慮興趣而非收入。

不是學識。有人說阿黛爾修法國文學,卻不知道薩特的句子。薩特是哲學家,修文學會涉獵,但不需讀全集。法國的幼師,可不是中國幼師。在重視啟蒙教育的國家,職業是幼師絕對不是膚淺的代名詞。


那麼,到底是什麼?

我認為是品味。品味為何不同,大家有不同的觀點,我的觀點是,原因就一個,態度。或者更直白的說,懶還不懶。這裡的懶,並不指考試掛科、工作不負責任之類的,在必須做的事情上,沒有區別。區別只在不必須的事情。

比如,吃。阿黛爾聲稱不喜海產,可是連吃牡蠣應該滴檸檬汁都不知道,可見沒嘗試過。沒有嘗試過,就說不喜歡,這態度是不是懶。她嚐鮮之後吃個沒完,和吃之前聲稱的不喜歡,鮮明對比啊。阿黛爾家常吃意麵,也顯出懶。不去餐館的情況下,深加工食物和未加工價格差異不大,只是費事和不費事的區別。

在吃上節省的時間,並未用在內在。兩次分別到對方家做客,兩人,還有她們的父母,聊天時的話題,無論是廣度還是深度,阿黛爾及其父母,都和艾瑪及其父母,不在一個層次。

阿黛爾對課程的態度,也顯出了懶。是否喜愛某個課,建立在老師個人,而非課程內容上。多麼被動,如果是主動尋找課程內容,會考慮老師如何麼。

還有職業的選擇。阿黛爾喜愛文學,也喜愛幼教,兩者為何堅定的選擇了幼教,因為幼教工作穩定!在高福利國家,工作動盪不影響存亡,考慮穩定說明了什麼?懶!

模糊的性傾向,也說明了懶。性傾向種類太多,並不是拎不清的理由。模糊的態度並不是多元化,保持開放性,而是懶得弄清楚。

愛上一個人,同時是愛上一種生活方式。阿黛爾對艾瑪的愛,更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不再繼續渾渾噩噩的生活方式。最終的分手,讓我想起尼采的一段話:“人們的懶惰甚於怯懦,他們恰恰最懼怕絕對的真誠和坦白可能加於他們的負擔。唯有藝術家痛恨這樣草率地因襲俗套,人云亦云,而能揭示每個人的那個秘密和那件虧心事,揭示每個人都是一個一次性的奇蹟這樣一個命題,他們敢於向我們指出,每個人直到他每塊肌肉的運動都是他自己,只是他自己,而且,只要這樣嚴格地貫徹他的唯一性,他就是美而可觀的,就像大自然的每個作品一樣新奇而令人難以置信,絕對不會使人厭倦。當一個偉大的思想家蔑視人類時,他是在蔑視他們的懶惰:由於他們自己的原因,他們顯得如同工廠的產品,千篇一律,不配來往和垂教。不想淪為芸芸眾生的人只需做一件事,便是對自己不再懶散;他應聽從他的良知的呼喚:“成為你自己!你現在所做、所想、所追求的一切,都不是你自己。 ”

漫畫中,阿黛爾對於衝突的價值觀,濫用藥物來逃避,消極。電影則改編為積極,分手後,她無論哭得多慘,講課時面對學生保持微笑。相對於放任情緒,收斂起來是勤快。她不再是想吃就吃,想哭就哭的小女孩了。結尾,畫展上,阿黛爾和從事房地產經紀的陌生人,談話觀點融洽。她卻沒有交換聯繫方式,明顯不打算交往。似乎預示著,雖然和藝術家艾瑪的感情失敗了,也沒有必要縮回原先的階層。有些女友就像學校,她不會陪你一輩子,你終究要畢業,可是曾經一起走過的時光,受益匪淺。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