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審美觀——表情,動態之美

The L Word拉字至上,罕有拉拉沒有看過,我當然也看過。對其中哪個美女中毒最深?是Jodi。她的才華、激情,甚至憤怒都明艷動人。我不是因為她的美貌有這樣的感覺,以我膚淺的色狼視角來看,她和其他美女最大的不同是——表情。隨著科技的發展,熒幕美女簡直太多,我對靜態美貌都麻木了,只有動態之美才能打動我。

Jodi的扮演者是Marlee Matlin,1965年8月24日生於美國伊利諾伊州,第59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獲得者(歷史上最年輕的奧斯卡影后——21歲,至今仍是)。

看照片感覺不到表情的動態之美,好在她的名氣夠大,視頻隨便一抓一大把。

隨便找個訪談看看,鏈接如下

Actress Marlee Matin on 'Switched at Birth'2014-03-10
http://on.aol.com/video/actress-marlee-matin-on-switched-at-birth-518152061

除她之外,我沒有對任何演員有過興趣,看完就算完,甚至別的電影重複出現,會讓我覺得膩味。而對她,我不僅追劇,狂熱甚至蔓延到了現實——我學習了手語。在參加聾人公益活動時,發覺:她的表情魅力,並非她獨有的,而是聾人的優勢。表情就是他們的聲調,情感交流豐富程度和聽人相比毫不遜色。

舉例鏈接,匈牙利文化古城佩奇的形象代言人——芬妮·薇茲
http://www.csl-press.com/2013/10/27/fenni/

正是這個魅力,誘惑我參與聾人公益活動。我毫無同情心,只是被魅力折服。日常見到聾人美女,我從不放過搭訕機會。其實,不會手語也可以搭訕,附一個微電影供大家參考搭訕技巧,狼友共勉。

《無聲勝有聲》鏈接
http://www.csl-press.com/2015/08/12/auslan/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